談台鐵痴漢事件

1

這一次,在台鐵的包廂裡,發生了台灣所謂「痴漢趴事件」。

簡單來說,十八位男士和一位女士(如今人們發現她未成年)有計畫地封鎖包廂,進行了一次模仿日本「痴漢電車」的角色扮演的嘗試活動。有人站在性自主並且不會傷害任何人的角度為性嘗試者站台,有人則站在社會效應與風俗憂慮的角度上持反對態度。我基本上站在前者的立場,但不是那麼乾脆。

2

首先,我聽到曾經有專家說,女主角小雨可能是性(愛成)癮症患者。但這位專家的言論,顯然已被過度渲染了,甚至還被大肆撻伐。

那盡是無意義的撻伐,撻伐者被媒體的語言耍弄得團團轉。當媒體寫「醫師研判」、「醫師分析」,他們就信了。但醫師的根據其實只有「她不是為了炫耀那就可能是…」,還不如說「醫師猜測」或是「醫師隨手找了一個解答」。這種無聊的撻伐應該趕緊結束了,不要再浪費人們無謂的憤怒了。

3、定義

我發現比起純粹哲學的分析,帶點社會學味道的分析更能帶出問題。

在這個事件中最基本的一個造成社會反應之兩極化的環節,是一個權利(我在這裡使用最廣的概念定義:權利就是社會契約的有效內容)在「公共性」與「隱私性」的相互衝突。我採取這樣的想法:對於公共性的原則來說,人在一個場合所擁有的行動的權利,以潛在的在場者的共同同意為權利基礎(在我的用法,這不單指立法者);對於隱私性的原則來說,是以現實的在場者的共同同意為權利基礎。(這是在參考了卡維波先生的文章和與L同學討論後所得到的想法,感謝他們。)

曾經聽到「隱私權的構成只要在場者的同意」,那時,我在站在最保守的立場上反對這一句話。因為一個公共空間的在場者,在沒有清楚界定在場的概念以前,也包括提供場地者、可能的監看者、突然闖入的辦公者、在事後進行調查者、事後接受訊息者、國家等等。

明確的在場者的概念,需要進一步確立。依照我的想法,是用在當時當地內現實潛在這一組概念來區分它;而不管是現實還是潛在的概念都是以人的感官所直接對該事件進行感受的範圍為限的。

4、說明定義與分析架構

我首先要提的是,公共性隱私性並不是全然二分的,在任何一個空間中,公共性和隱私性都會存在其中。只是,公共性的主體是潛在的在場者(也就是一般人),因此是普遍的;而隱私性的主體則是就個體而言的。

以下這個例子可以更清楚說明我的分析架構:
在公車上,你放在口袋的手的行為所能觸及的範圍是你的口袋關於你的隱私性,對所有其他參與者而言,他們關注著你的口袋所感受到的事物是該場合關於他們的隱私性;而公共性則是:一般人們,處在各種與該口袋的關係下,要如何以感官去接觸這個口袋。當有另一隻手伸進來時(假設在那之前,公共權利並沒有包含關於這樣的行為的規定),假如你們都同意這個空間的使用方式,那裏就達到了一個對你們而言的隱私性權利;而當你們在口袋裡進行的行為,讓旁觀者的知覺能感受到更多東西時,就將更動到他人的隱私性,而此同時,也將動搖到原先的公共性。在那同時,新的公共性將在在場者的容許下,得到了新的概念,由在場者所傳遞。

隱私性在所有可能在場的各種(考慮在任何與你的社會關係下)個體那裏的直接總和,就形成了一個公共性的權利概念。同時,公共權利規定了個人的隱私權範圍,包括限制了他人的感官所應該觸及的東西(例如,你不可以進行暴露)。公共性的權利同時會規定這兩者:在哪裡你不能窺看他人的隱私,在哪裡你不能讓人看見他不想看到的東西。

事實就是,這兩者交織在一個公共場合的互動之中。權利的互動與再組成則是來自於特定行為的行使試探許可反對

在這個意義下,隱私權利隸屬於公共權利,反之亦然:隱私權組成了公共權利。這兩種性質是包含在一個場合之中,不可分開來看待的事物。所有嘗試要將他們分開的人,將使自己陷入因果性的獨斷論者的危機(「究竟是誰限制了誰?」這問題是毫無意義的,因為它們是共軛的一組概念)。

這個活動的籌辦者,在直覺上相當了解這一點,而舉辦了一次相當縝密、完美的活動。唯一的問題,大概是資訊看管上出了紕漏。就像船艙底破了洞,使話語傾瀉而出。

5

在前述的區分下,可以明顯看出這次事件的突出點,這是一個根基於人類大腦裡的命題:精神上的性快感源自於一個特定場合的隱私性往公共性的流動(簡單來說,可能的在場者沒有經過其他個體同意,便被拉扯而對新的隱私權組成進行接受)。更仔細來說,這個流動的主要內容,是共享空間者的隱私性的互動。這個流動,有人叫它「越界」。性慾很大部分來自於它。即使肉體的性快感也是人們追求的,但它所帶來的,並沒有什麼滿足,而只有事後的空虛。

假如今天台鐵包廂開放性愛趴,那麼人們對這活動的憧憬將會一下子減弱。偏偏是這些人明瞭,這件事是禁止的,才有了想要克服一切禁制去進行嘗試的衝動。

所以有人說,這件事情本來就是沒有被禁止的,我非常懷疑。只是這樣子的禁止,並沒有被明文化說出,而是「所有人都明白那是禁止的」,那樣的事情。

不然為什麼這叫做圓夢計畫?請不要違背小雨與男人們原先所抱持著的純真與夢想隨口說說。如果這件事被他們認為是本來就能做的、可以公諸天下的,這件事就不會如此辦了,他們就會在門上掛一個牌子寫「性愛趴進行中請勿打擾」,以防有人突然闖入。但同時,這行為就也失去了它原先的意義了。

這本來就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就是要去挑戰公共領域的極限進行性的越界享受;事實就是如此,所有參與者、興奮者心裡都知道這一點。

因此對它而言最立即的懲罰,目前看來就是公開流傳、讓它受人指責。此時,精神的快感將會逐步消失,成為單純的噁心。更別說是那些對行為者原先的生活圈所帶來的巨大衝擊了。

廣告

One response to “談台鐵痴漢事件

  1. 超屌
    雖然我不太懂社會學和哲學的術語
    但也看得懂
    分析超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