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關於公領域討論的感想筆記

在文林苑都更案的爭論以來,我異常激烈地對此事作出了評論以及意見表達。在這過程中,我理解到一些關於知識份子參與社會的基本要素。在此做一個簡單的筆記。

一、直覺

在參與討論的過程中,我們其實沒有時間等待自己的思緒沉澱。因為事情發生的太快,必須在第一時間就做出判斷。在這裡,直覺社會議題敏感度是十分重要的。雖然各方說法紛陳,但其中有一些基本原則,在開始時就要把握到。譬如說,在這次裡,應該就是「任何合法性的說法肯定是要規避隱藏在背後的利益糾葛與錯誤的價值觀」。也許很多人會提出各種說法,但是不能輕易動搖,因為心中把握到這的確是一個「非法侵權」,無論它是否經由合法程序。這也是我在自己的文章,〈對「合法拆屋」合法性的兩個核心說法的駁斥〉,所進行的反思。事實證明,這篇文章的思維方式是很可靠的,即使事件中我本來無法掌握的資料一件一件被接露,我的這篇文章到後來還是並沒有什麼錯誤發生。即使這篇文章在實際公領域的討論上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貢獻,因為我自己明白寫得過於難懂,但對於我第一時間反應下寫出這樣的文章我認為應該還是正確的。這讓我十分確定我在隨後堅持的立場上不會被動搖。

二、表達

在這次的過程中,如我上一段對自己的批評,我或許並沒有很妥善地表達出我的意見。因為我使用太困難的語言,並帶著一種學究的氣息在進行描述。賴姓學弟給我的意見是:

對於一般人,概念上的理解要配合具體的經驗,所以我會覺得「實際的例子」很重要,它會比概念上的分析更容易使人進入狀況。不過到底要怎麼去表達出「實際的例子」呢?其實我覺得沒有答案,某些情況下說故事可能是個好方法,但說故事的缺點就是無法有系統地去分析。所以可能還是要以論述的對象,來選擇書寫的風格與方式。
假如這篇是寫給大學生看的,就我自己的過往經驗而言,大部分的清大同學無法同時處理這麼多概念,也沒有興趣同時討論這麼多概念。

另外,和高中李姓好友討論的過程中,我也深深感到表達之重要。我體會到的事情,讓我在FB上寫下這樣的短語:

學習到,要怎麼把話說得讓人能聽懂、問題和論述鋪陳得足夠清楚、達到更理想的交流,有時候不是語言問題,而是經驗和性格態度的問題。

對於自己的語言的哪些部分其實對一般人是抽象的,這一點也大概有了一些更清楚的地方。

三、被說服

和李姓好友的討論是很大的衝擊。我從未想過在和某一種觀點進行討論時會有這樣大的衝突。但我心中其實十分清楚那個衝突點,在於兩種不同觀點在同一件事物上的見解。

但我很快就理解到,我必須讓自己被說服。這個被說服的過程需要的不是別的,只有真誠的提問。而我理解了他所說的事情以後,我認為他說的是正確的。但是,我並沒有發現我原先批判的出發點被動搖。

無論如何,和他的交談讓我理解到自己的無知,但在那同時,也讓我更加確信我開始時的直覺是正確的。

而我認為,在讓自己選擇被說服這一點上,我做的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