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體罰--體罰問題討論框架的哲學建議

如果你想與人好好地談一下體罰問題,建議你將這篇文章傳給他看,開啟一些真正有意義的討論吧!

我認為,在體罰問題上,原先過於極端的二元化(支持/反對)討論框架已不敷使用,越來越多理念相同的人相互衝突,但真正的(體制內的)體罰問題的核心,還是遲遲沒有被討論到。一個重要理由在於,人們往往在開始時沒有講清楚自己支持和反對立場,也有些人根本不知如何提出有說服力的論據,或者根本是一連串現象和呻吟的同義反覆,而製造出根本不值得討論卻被過度重視的言論。

本文的目的,是想透過概念分析,給予打算進入體罰討論的人們一個建議,讓這問題在定位上能變得更加容易,也更容易將問題呈顯出來。也因為這是一個分析架構與討論框架,它本身自然有二元化的問題,但我想已經比本來我們擁有的好非常多了。

1 論範疇

在課堂上,老師是擁有實權的人,如果,他們依照自己對社會的理解(包括高層所指定的方針)設定好的目標對學生加以教導,使得這群孩子在齊一化的理念下成為一個人;讓這些人在將來可以融入社會,具有自主的判斷力,進而成為一個公民;這樣子的教育,我們就叫它國民教育

如果一種教育的手段,它的內容是下達一個指令或者讓老師自己採取行動去造成學生的生理上的一可容許程度內的疼痛、難過、疲憊或痛苦;這樣的手段,我們就叫它(標準)體罰體罰的古典標準包括:打耳光、罰站、罰跪、罰蹲、打手心屁股(木棍或鞭子或愛的小手)等。

如果這個體罰符合國民教育的目的,那我就將它稱作「典型體罰」。

但事實上,體罰也常伴隨著老師的個人目的。老師的情緒、尊師重道的面子問題、班上秩序、成績低落、班級競賽等等的問題,都會糾纏在國民教育的目的裡面。當老師沒有能力分辨,甚至將其實過度的情感加以合理化,將造成一些目的錯亂的體罰。這種體罰,我將它稱作「非典型體罰」。

另外一種,如果這個體罰的意圖即使是合乎國民教育的目的,但在執法上的痛苦和後果卻超出了原先社會所容許的程度,包括造成了精神上的創傷,這種體罰我就稱它作「非標準體罰」。

我將我的分析架構作成這個簡表:

 標準體罰 非標準體罰
 典型體罰  這種體罰通常不會引起爭議。 出於正確的目的,卻採取了過分的手段。
 非典型體罰  雖然採取了可容許的手段,在目的上卻沒有正當性。 沒有正當性的目的,在手段上又是過分的。

由於非標準體罰與非典型體罰都是我們不希望看到的,我將它稱作不當體罰,反之稱作正當體罰

範疇是概念的框架,不擔保在範疇下的事物是存在的;而範疇下有什麼東西存在,依賴「標準是什麼?」的說明。我將當前被一般大眾容許的那些體罰行為的標準,稱作體罰的古典標準

2 論立場

在我所能進行的抽象闡明中,我將反對的主張歸類成以下版本:

  1. 反對體罰,基進風險論:因為我們不認為所有(或大部分)的教師在任何的情況都能控制手段的可容許範圍,也無法擔保他們總是明瞭自己的目的,所以反對體罰。(這算是一種懷疑論,因此即使不存在任何其他理由還是可以成立)
  2. 反對體罰,進步論:還存在著所有教師(或大部分)都能掌握的教學方法(還必須提出實際做法或方向或論據),因此其實沒有以體罰懲罰孩子的必要性。
  3. 反對體罰,社會化論:反而是體罰才違反了國民教育的目的,因為社會中並沒有體罰當作行為的道德後果,反而因此產生教育上的反目的效果;並進一步提出:
    1. 權利論:主張必須在於將孩子先當成社會人(公民),讓他們先有社會人(公民)的自覺(還必須說明實際作法或方向)。
    2. 義務論:應該將讓孩子體驗目標與手段的相合為教育目的,而不是去操作孩子的行為後果(還必須說明實際作法或方向)。
  4. 反對體罰,幸福論:教育的起點必須在於將孩子以全人與幸福人生的目的加以教育,在考慮人的各方面的綜合的平衡的引領上,體罰是一個違反目的的手段(這主要是體制外教育學有的想法,必須說明其實際作法或方向)。

而支持體罰者,在這裡指的是支持體罰的古典標準的人,則是因為廢除體罰的後果是有違國民教育的目的的,例如將無法教育出奉公守法品行良善的公民之類的(但這時,就必須提出一些理由來說明為何是如此)。我將支持的主張歸類成以下版本:

  1. 支持體罰,批判論:廢除體罰的後果是有違國民教育的目的的(還必須提出其他理由)。應該透過不斷被揭露的不當體罰的現象,教師們將越來越知道正當體罰的尺度。
  2. 支持體罰,修正論:廢除體罰的後果是有違國民教育的目的的(還必須提出其他理由)。應該繼續讓體罰成為可以執行的一個手段。
  3. 支持體罰,反進步論:廢除體罰的後果是有違國民教育的目的(還必須提出其他理由),因為並不是所有教師都能夠在零體罰的情況下都能進行正常的教學。

另外,也有一種限度體罰的支持者,它認為體罰的問題不大,但是必須改變對正當體罰的標準,對其加以修正與進一步限制,因此它將是上述兩種立場的綜合。如:

  • 限度支持體罰(認罰站、罰體能等為標準),基進風險論與反進步論的中間論:它依據基進風險論的理由反對打擊式的體罰,而依據反進步論的理由支持罰站和合理的體能懲罰。
  • 限度支持體罰(認精神創傷、社會創傷等為非標準),進步論與修正論的中間論:依據進步論的理由反對體罰,但因為修正論的理由應該限制那些可能造成孩子的精神創傷或社會創傷的體罰行為。

3

如果你想與人好好地談一下體罰問題,建議你將這篇文章傳給他看,開啟一些真正有意義的討論吧,基本框架的工作我算是做完了。

我的立場表由於來自純粹理性的掌握,若發現有範疇的缺失、或是覺得被我這樣區分有一種被政治的獨斷論強暴的感覺,請通知我,我可以加以修正得更細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