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民調「兩岸關係與印象」中的台灣人自我身分認同問題

2012年8月27日,台灣指標民調調查研究股份有限公司(簡稱TISR)公佈了兩項分別名為「台灣民心動態調查」與「兩岸關係與印象」的民意調查結果。在TISR發表的新聞稿中,有一項令人在意的調查項目,稱為「台灣民眾的自我身分認同」,以下摘自由TISR發佈的新聞稿

當詢及台灣民眾的自我身分認同時,在隨機順序、逐一提示且不限項複選情形下,依結果排序為:台灣人95.5%、中華民國一份子83.2%、中華民族一份子75.1%、亞洲人70.9%、華人68.0%、中國人44.6%、中華人民共和國一份子9.4%。本次調查結果與2008年9月相近,顯示在馬總統當選後迄今,社會大眾對自我的身分認同頗為穩定,值得注意的是在20至24歲民眾中超過五分之一自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份子」,遠高於其他年齡層民眾,此是否表示兩岸關係緩和後,新世代中已逐漸增生更多元的身分認同,彼等現象與效應則有待持續追蹤觀察。

它的方法論為:

在2012年8月21日至23日進行,以隨機跳號抽樣及電腦輔助人員電話訪問,完訪1,007位居住在台澎金馬、年滿20歲的民眾;在95%信賴水準時的抽樣誤差為±3.1%。上述各項調查結果已對受訪者性別、居住縣市、年齡、教育程度等,進行樣本代表性檢定與加權處理(raking)。

問卷為:

乍看之下,結果相當讓人驚訝,但是如果我們用謹慎的頭腦,仔細去觀察、思考這道題目,我們會發現其中有一個相當可疑的問題:究竟是什麼提供了這些選項的內涵?

當大家在追問「為什麼那麼多台灣人認為自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份子」的時候,其實還有一件更加奇怪的事情:「為什麼會有29.1%的台灣人不覺得自己是亞洲人?」

既然所有人都知道台灣曾經被叫作「亞洲四小龍」,也都對我們屬於「亞洲」這樣一個文化地理學範疇有共識(學校就是這樣子教的)。

那麼我們也就理解了:對於不小部分的受調者來說,在這份問卷中的亞洲人不是一個地理的概念,而是帶有一系列歷史文化內涵的符號,是一個帶有政治性的稱呼。這麼一來,就連「亞洲人」這樣一個看來兩岸議題中性的稱呼,都有著雙重的意義。

我們再進一步去想,就發現這裡幾乎每一個選項,都有兩種以上的內涵:「中華民族」指的可以是文化傳承意義上的「中華民族」,也可以指的是歷史血統上的概念;「中國」可以指「中華民國」、也可以指「文化中國」、也可以指「中華人民共和國」、「華人」這個稱呼是泛指使用中文的人?還是泛指在中國文化之中的人?「台灣人」是「出生在台灣的人」還是「台灣國人」?

但其中唯一清楚的選項,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具有一個明確的政府、主權概念。

因此,這選項難道沒有試圖要引導什麼意義的嫌疑嗎?

舉例來說:今天,一通電話、或一個訪問者問你這樣一個問題,那在那樣的場景下,你對每一個選項的理解,是在哪一種內涵之中呢?你也不知道這份清單裡頭為什麼會有「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和我們沒什麼關係的國家,甚至開始懷疑這份民調是哪個單位在做的。甚至,我今天想著「靠,就連『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份子這樣的選項都有喔」,然後帶著惡作劇的心態選擇選項(5),難道不行嗎?

另一個令人不理解的是,這樣一份「認同清單」,是如何設計的?我為什麼不能覺得我是一個「世界公民」、「現代台灣人」與「現代中國人」?更詭異的是,這份清單之中,有些選項如果同時擺出來,你會看到許多可能的明顯對立,而這些對立都透露著各種可能的意義:「台灣人 v.s. 中國人」、「華人  v.s. 中國人」、「中華民族 v.s. 台灣人」等等,每次你選擇了一個而否定了另一個時,都是帶著不同的認同意義的。

因此問題又出來了:究竟對於受調者而言,什麼是他們心中存在著的對立呢?

更清楚卻抽象地說就是:對於所有受調者而言,都可能存在著一套認同的圖譜,而這套認同的圖譜,讓這些符號不明的、甚至浮動的內涵,在這圖譜之中定位,確認出該選項的意義,包括既定的對立形式,以及對於該民調的理解,都會影響著受調者在選擇時被引導的方向。

這些誤差,用信心水準是無法估算的,而是就該認同清單被開出來時,就必定會存在著的。問卷本身的引導效果,無論如何都是存在著的,而且是以反差與雙重性選項對立的方式在建構詮釋空間,並在這個詮釋空間中要求受訪者進行受引導的判斷。

因此,老實說,我覺得由於有這樣一份認同清單,這道題目本質上是失敗的。假如你今天想知道的是自我身分認同的問題,你應該去鋪陳論述,而不是給出一些意義不明的、對立不明的符號;假如你想知道的是國民對符號的認同,你應該單就每個符號進行調查就好,不是丟出一些非黑即白的問題挑戰受調者對一連串符號的理解。

就算,如果你不死心,還是想就現在這份清單所做出的結果進行分析,那由於每一種對立形式都是可能的情況下,一個選擇「中國人」和「台灣人」而不選擇「華人」的人一個選擇「中國人」和「華人」卻不選擇「台灣人」的人,他們所考慮的認同本質上完全不同。因此重要的地方便在於交叉比對而不是直接讀這些根本沒有意義的資料。但在這裡的方法論和考量,完全看不出來。

在這裡,我也引用一個由政大選舉研究中心所做出來的成果,我認為這份結果更能反應現實,原因在於,在這份研究中,它的選項設計是更為簡單的、立意明確的:

難道我們要因此而相信: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人便少了,但是認為自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的人居然變多了?

單單給出一堆意義不明的標籤讓人進行選擇,這究竟想要調查什麼?又是怎麼透過這些根本無法抓住真實意義的資料得出結論的?這道題目的設計者與解讀者,設計了一個糟糕的問卷,並發佈了一個更糟糕的解讀、創造了不存在的危機感,在方法論和哲學上的思維,幼稚到讓我覺得離「專業」還遠得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