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貌的重要性

一直以來,網路上許多人一股腦地對禮貌主義進行撻伐,最近則到了一個高峰,我認為這很不應該。

值得一提的是,在關於禮貌的說明上,我還沒有看到一篇文章像本文一樣論證如此全面,舉凡你能從網路上、字典中、歷史的字裡行間找到的指涉,本文的說明一律包辦。所以以後,如果還有人反對禮貌的重要性,你就拿這篇文給他看,那事情便可以簡單許多。

為什麼禮貌是重要的?有以下幾個理由:

一、禮貌,是社會中互動行為基本意義的好的展現,它是尊重的現實化,不但能讓人舒服,也讓社會的基本樣貌能建立起來。

二、我泱泱大國,便是因為瞧不起西人的思想結晶,而在歷史上受到慘痛的教訓;像「禮貌」這樣的概念,它有可能使得「有理變無理」,其中必有可敬之處,不會是那麼粗糙而容易被反駁的概念。禮貌不應該是髒話,而是另一種文化結晶。

在本文中,便要針對這兩點加強論述,讓那些說話行為不知檢點的人好好檢討一下。

首先,我要來談一下當今社會的構成。這個構成是自我國建國以來的核心,也是人民行為的基本藍圖:年資與身份決定基本的權力關係。在核心的詮釋裡,這叫「敬老尊賢」、「倫常」、「長幼」。

譬如,當你進入職場、軍隊,你必須對老鳥有禮貌,這不是因為他主掌了你的生殺大權,而是這個社會本來就該互相尊重。

又譬如,當你在學校裡頭,如果你是學弟,當學長要你去對面街角買便當,街角是那樣地近,路途又是如此地安全,加上便當一個也才五十元,你有什麼理由拒絕學長的要求?

再譬如,當你在國會殿堂發言,如果你只是一個接受備詢的學生,當有立法委員要你說出你的質疑時,你必須畢恭畢敬,而且必須避免所有負面的語言,因為你只是一個學生,他可是,看,您老師的老闆。

為什麼?

理由很簡單,因為當你可以選擇禮貌的時候,不禮貌永遠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你可以暗中不尊敬他,但在表面,一定要有禮貌。幹這真的有病。

這是顯然易見的社會規範與原則。有禮,讓你更有力。

當你不遵守,那麼社會便有權力說:你這個小兔崽子,連尊重都不會,實在有違我們一直在教你的最重要的事。這件事情一向在我們以前做得都是最好的,因此,你現在,只是個小兔崽子,無論如何,不管你是不是誠實地在表達你的想法,也必須做到和我們以前做到一樣地那麼好。

理由是這樣的。如果你站在整個社會側面來檢視,仔細研究社會的構造,你會發現,這件事情可比清查學生參與社會運動的名冊或是媒體壟斷資本暴力什麼的來得重要多了,這件事情,就統治學的意義上來說,牽涉到國家安全的問題。因為當這個結構消失以後,整個社會就會「誇啦」一聲整個垮下來,到時候所有權力結構都分不清楚了,就道德崩壞了。所以當發生這樣子的事情不加以制止的話,這樣下去,我們社會,就完蛋了。

如果你還是不瞭解這件事情的可怕,我提醒你:只是因為你只站在你自己的立場上思考這個問題。

你必須想像你自己是會被這個掉落的權力結構壓垮或是摔死的人,你才知道究竟為什麼這是可怕的。如果你辦不到,對不起,你只是一個弱者,既不是一個高尚的人,也不是一隻白蟻。

這也給了一個很好的說法,說明為什麼無禮可以使有理變無理。

所以,如果你並不認為陳為廷的言行有什麼錯誤,那只能說是因為,你太在意陳為廷說話的內容與訴求了,也太同情他的無權力者的角色了,這才使得你絲毫沒注意到他正在撼動挑戰社會的權力基礎。

今天,你設想你是立法院長,或是聯合報的主編,那你便完全理解陳為廷所製造的言行的不可原諒了:那個溫文儒雅的、貼心的、在乎學運的教育部長正在被指責,被說滿口謊言、偽善、不知悔改,過程有如文化大革命。陳為廷所講的東西,即使很多都是真的,但是他說出這件事情的方式,讓教育部長受到了令人痛心的指責與對待。

在這種情況下,任何人都應該為你指出:「這個小兔崽子,實在太不尊重人了,我們應該撻伐他,讓所有人都知道,不可以用這麼沒禮貌的方式面對。真是太荒腔走板了。」

打開電視,聽到裡面其他立法委員的聲音,你知道那沒關係,他們年資與身份相當,他們有質詢權力,自然是可以如此的。這一點在我國法律是允許的,如專家所詮釋的,所謂質詢權,便是對行政官員咆嘯、謾罵與情緒化發言的權力。

廣告

One response to “禮貌的重要性

  1. 引用通告: 為什麼清大是一所可恥的大學 | WAYNEH AND COFF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