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民粹」──批判胡佛的憲政觀點

(本文同步發佈於「清哲共想」部落格)

1

今日看到《中時》整理了一篇〈胡佛:不相信立院 還要體制幹嘛〉,內容是幾位專家先生(胡佛、林騰鷂、石佳音等)談憲法問題。看到這串討論,我心中感到不解與憤恨。原來在一些法律專家、政治專家的眼中,政府權力可以和國家權力結合得如此徹底,徹底到民主的概念共和國的概念都混淆不清了。

這種混淆,是相當可怕的,要是他確實成為一共識,那只是台灣民主被限定要停滯不前的絆腳石。我所慌的是,我今天所要批判的說法,並不是由閒雜人等所提出,是由幾位學者所共同擔保的。我不明白怎麼了。因此,在我決定進行批判的當下,我感到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2

我將本稿節錄,只留下我想討論的部份。粗體和編號都是由我所加。我盡可能不斷章取義,也附上原先連結,各位讀者大可去確認全文,來反駁我的理解。我要批判這些大學者,我知道我必須格外小心,也必須注意脈絡。

但我非常期待這次確實是我弄錯了──我確實希望,有人能指出他們的想法不是如此,好讓我感到心安。

胡佛:憲政結構的體制內運作能否達到制定公共政策的需求?(1)民粹政治對政府決策會造成怎樣的影響?是否需要在體制外再召開國是會議及公投?

林騰鷂:[…]立法院機制無法運轉,才有民粹成長空間。儘管現時修憲困難,但還應勉力一試。馬英九在○八年答應上任兩年要提修憲,後來無疾而終,喪失了修憲良好時機。(2)立法院體制不改的話,就會變成一個打不開的憲政死結,產生更多民粹和街頭運動

胡佛:(3)立法院就是正常體制,(4)不相信立法院,反而跑到體制外,那要體制幹嘛?(5)反對黨過去主張民主憲政,現在已有許多綠營立委在立法院,為何不在院內好好討論問題

[…]

石佳音:台灣的憲政問題還是出在認同問題。胡院士常說,國家的公權力問題分成三層次:國家認同、憲政結構、公共政策。
國家認同要統一,憲政結構要穩定,公共政策要有效。(6)我們現在的國家認同是分裂的,憲政結構是浮動的,公共政策是炒作的。在如此環境下,才會發生前述諸多問題。正本清源,還要回到認同問題。
大家對認同有共識,才會珍惜、重視憲法,對憲法有敬意,從而才會希望藉由現有憲政結構來解決公共政策問題。現在因為從最高層次到最低層次都沒有共識,在野黨基於台獨和去中國化的目標,必須破壞中華民國憲政的穩定度,所以隨便抓一公眾政策議題,也上綱到憲政結構,要搞一個體制外國是會議。
現在中國或一中已變成不能碰的話題。此結不解,我們連討論中華民國憲法究應如何,都要牽涉到憲法本身之外一大堆的情緒問題。所以今天談的所有憲政問題,歸根究柢最後還是在於國家認同問題。認同問題不解決,憲政就難穩定發展。

3

以下是我的理解。

在他們眼中,根據(2)、(3)、(4),這個命題是成立的:

(命題S) 穩定的憲政結構的理想,是一切國家事務的爭論與決策能夠在體制內進行。

根據(3)、(4),這無庸置疑是他們的「體制」的定義:

(定義C) 所謂體制,指的是憲法所架構的共和國國家體制。

透過(1)、(2)、(6),可以得知這個命題也是他們所承認的:

(命題P) 如果國家事務的爭論或決策,在體制外進行,意味著憲政出了問題

基本上,我對(命題S)沒有意見,畢竟那是一個法學家的理想。令我厭惡的,是他們的(定義C)與(命題P)所根基與蘊含的嚴重誤導。我將把這個誤導揭露出來,稱它為「不存在的『民粹』」。

在本文中,我將要提出以下批判:

由於胡佛先生等人的這種見解,憲政結構等待修繕,變成只為創造永恆秩序,那是一種生硬的、結構分明的公民參與方式,一種結合了明確的「合法權力」的階級化政治結構。它的燃料無他,只是來自於行政與立法私人利益循環掛勾的原動力,最終監督政府的,只剩下消極的無威脅性的公民權力──無法集結的選票。司法在這裡被過度期待,立法委員的代表性則被高估。國家的三大公權力皆被扭曲,國家認同成為一種維護機器順利運轉的意識形態,公共政策被私利化,憲政結構成為一台可怕的機器。

這是我們要的憲政國家嗎?

不存在的「民粹」

4

根據(2),在胡佛等人的觀點中,街頭運動和民粹體制外是劃上等號的,而且根據(命題P),這成了憲政的問題。這個帽子是怎麼扣上的?

我們現在來看看所謂「街頭運動」的概念:街頭運動總是必須有明確的對抗目標,主要有以下幾種:一種是對抗法的(如野草莓學運)、一種是對抗政策的(如企鵝館)、一種是對抗判決的(即抗議)、一種是對抗觀念(意識形態)的(如跨性別遊行)。

事實上,在立法院之中,這些對抗也是存在著的;而且事實上,在立法院之中所進行的,和街頭運動中所進行的,基本上是類似的對抗。那麼究竟是什麼使得「在街頭上的對抗」和「在立法院內的對抗」區別出來?為何在街頭的對立就是民粹?而在立法院的對立就是體制?

5

立法委員和一般民眾的區別,可以在下面這些特色中:一、立法委員依照其選票選舉制度,具有民意的合法代表性;二、立法委員對行政官員有質詢權,行政官員有義務回答立法委員的問題;三、立法院是國家的共和國體制之一,他的功能即在監督行政為行政立法;四、立法院是一個不需要申請,即可進行對抗的場合。

我們可以看到,第一個特色是沒有解釋力的。因為如果是代表性提供了體制合乎性,那對街頭運動的批判就是無法構成的。立法委員的代表性來自於選票,選票彰顯的是人數,那麼,合憲法地站上街頭的民眾的人數,應該視為單一議題上更高的代表性,那麼街頭運動就不應該被看成「體制外」的。

第二個特色更只提出了立法委員的權力,並沒有說明任何關於立法委員的權利的事。這就像是說,你問我為什麼爸媽可以打小孩,我跟你說「因為爸媽力氣比較大」一樣。

對於第四個特色則完全不能說明問題,它只是一個提醒,要求街頭運動必須合法。也許有人提醒我,要求修改《集會遊行法》的野草莓學運就是不合法的,但這是另一個問題:假如《集會遊行法》確實是違憲的,那我們應該開放抵抗它的空間,還是不顧一切地遵從它?我不討論這個,只等待公評。

第三個特色提到共和國的概念。因此我就來粗略地談什麼叫做「民主的」「共和國」。我會省略許多細節,但總體上應該還是正確的。

6

我國的政體是「民主共和國」。

所謂共和國,指的是下述概念的政治統一體:

  • 依法行政
  • 主權者立法
  • 司法獨立
  • 主權者監督行政與司法

所謂「民主」的理念,可以由「主權者是人民」這一個命題所表達。但是,由於有幾個問題本然地存在,在這裡就必須動用許多政治學的設計。

首先,「全體共識決」是不可能的。因此必須有下述兩個解決方案:

  1. 「多數決」:不得不採取的一種解決方案。
  2. 「代表制」:由全民來選舉議員立法委員以「代表主權者」。

顯然,這兩個方案都是有缺陷的。這種有缺陷的東西,就叫民主共和國

特別是「代表制」:參選需要資金,當你的選項不多、對選項不夠瞭解、又無心無力參選時。你只得把這個「代表制」看成是一個篩子,最終的監督權,還是得還給人民。這是我國憲法第11條(言論、講學、著作、出版自由)、14條(集會、結社自由)、16條(請願、訴願、訴訟權利)的精神所在。

必須要有以上要件,民主的共和國才獲得它的最大效益。為什麼呢?

7

我有以下幾個理由,支持我們應該將公民運動的空間納入憲政體制:

第一、將公民運動的空間納入憲政體制,有助於民間不滿情緒的釋放,降低暴力革命的可能性。

第二、將公民運動的空間納入憲政體制,有助於提供當立法委員選項不足時,公民監督權得以伸張的可能性。

第三、由於公民運動意味著加強選票拉扯的幅度,將公民運動的空間納入憲政體制,有助於當政府與財團、行政與立法、行政與司法、立法與司法結合成憲政內部失衡的架構時,一個制衡的可能性。

第四、由於上段所言,我們可以看出,我們的政體有著必然性缺失,這個缺失都將轉嫁到人民身上。我們應該承認這樣的缺失無論如何都會存在,而以憲政內的公民運動來作為緩衝。

8

我們已經可以看到,街頭運動,不,我說,公民運動,與憲政體制完全不是對立的概念。

公民運動的本質在於,有能力帶動合乎公民理念的公民運動的,是擁有言說力量的人,即知識份子。那種透過利益交換而帶動的公民運動,是公民所不齒的,這一點,我們已經可以明顯看到。

因此當胡佛先生問:「不相信立法院,反而跑到體制外,那要體制幹嘛?」

我倒要問:「只相信立法院,那要知識份子幹嘛?

永恆秩序的代價

9

在這些學者的眼中,有一個美麗的國家主義:一切都在秩序之中。

他們忽視的是,一個美好的藍圖的條件,是如此地難以達到。要嘛是萬眾一心,要嘛就是《美麗新世界》式的一種可悲的烏托邦。

如我在上段的論述,我可以總結一個簡單的說法,那就是人類政治歷史的軌跡,再再顯示給我們的是,在永恆秩序的背後,你總是必須要處理幾個問題:第一個是單一理想化所造成的民怨將摧毀國家認同;第二個是只顧維護結構而忽略權力問題將造成結構毀滅的原動力;第三個是公共政策總是提供私人圖利的空間。

因此,假如國家的三大公權力確實如胡佛所區分的那樣子,那他的憲政觀點,就是在不斷提供這個國家支解自身的能量。

這是我們要的憲政國家嗎?

廣告

2 responses to “不存在的「民粹」──批判胡佛的憲政觀點

  1. 這篇整理的很好,也讓我想起1998年上胡佛的課的情景。版主你的解讀沒有錯,胡就是你講的那樣,對於街頭運動的力量有很大的反感,對於維護既有體制有強烈的支持。記得上他的課很讓我最痛苦的地方,在於他強力擁護老法統、以及反對總統直選的立場。胡認為,憲法被李登輝「修成那樣」,「與毀憲無異」。

  2. 引用通告: 不存在的「民粹」──批判胡佛的憲政觀點 | 清哲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