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四種「自由」──批判吳育昇「謊稱的價值」

1

2013跨年晚會中,青峰在義大世界的反壟斷言論被中視在重播時剪掉了,請看這影片(重點出現在56秒時):

這首歌呢,我想說的是,在今年發生了非常非常多的事情。但我覺得有一些值得令人開心的部分是,越來越多的人願意為這個社會勇敢地發聲。所以呢,我希望……在我的心目當中媒體,應該是一個為真相發言的平台 ,而不是企圖地去壟斷或是想要把你或把我們當作是被利用的東西,所以我希望我們的下一年都能過得更好,然後過得更不孤單。接下來這首歌我想送給每一個很勇敢的人,還有每一個清醒的你們──〈沒有煙抽的日子〉。

〈沒有煙抽的日子〉是張雨生作的曲,寫詞的是六四天安門運動學生通緝犯、現在在台灣清大教書的王丹先生:

沒有煙抽的日子 沒有煙抽的日子
我總不在你身旁

而我的心裡一直 以你為我的唯一的
唯一的一份希望

天黑了 路無法延續到黎明
我的思念一條條鋪在
那個灰色小鎮的街頭
你們似乎不太喜歡沒有藍色的鴿子飛翔 啊~啊~

手裡沒有煙那就劃一根火柴吧
去抽你的無奈
去抽那永遠無法再來的一縷雨絲 喔~

在你想起了我後
又沒有抽煙的日子 喔~

關於〈沒有煙抽的日子〉,在王丹的〈我戒菸的故事〉中是這樣寫的:

從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開始,我只抽了三次菸:第一次隨後被通緝;第二次隨後被捕;第三次隨後被判刑。我發誓,第一,我仍然是無神論者;第二,我再也不抽菸了。

〈沒有煙抽的日子〉從歷史來看、從意義來看,是一首抵抗暴力的歌、一個對抗巨獸的歌,是一種起於勇氣與理想、哀於無力,最後不得不迷信的歌。中視的剪輯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為青峰的歌選得太好了。

2

有一位吳育昇先生,曾經說過像這樣的話

[吳育昇表示]對於青峰的表達與媒體的報導,[他]基本上都尊重,台灣媒體有報導、取材的自由,「難道媒體不能取材嗎?難道青峰講什麼都要詳加報導嗎?」[他表示,]就像有些媒體故意放大、縮小或如實報導,但這都是媒體自由的一部份,正因為須尊重媒體取材報導的自由,才顯現出台灣媒體自由的彌足珍貴。

本文的第二章開始,會進行一段冗長的分析,然後提出結論。

第三章開始,我會使用第二章的結論進行討論,然後開始罵人。所以如果你不想看分析只想看罵人,請直接跳到第三章。

自由的四重觀

3

我的初步想法是,要瞭解自由是什麼、價值在哪裡,就得先限縮什麼是關於此處所謂「自由」的行為,並且說明什麼是關於行為自由的「阻礙」。

基本上,由於,如果一個行為是明顯違法的(譬如殺人、違反契約等),那在任何意義上,我們不會認為任何人有做這件事的自由。因此,我在這裡給的定義與界說就在:關於自由的「行為」,是指一種合法(合權利)的行為。而所謂的「不自由」,就是這樣子的行為受到了某些阻礙;反之,就是「自由」。

對行為的阻礙,我在這裡依照一種精神性的把握,區分成幾種:

  1. 自然阻礙:資源不夠、選項不夠、目的不明、能力不夠等非被有人有目的地造成的阻礙。
  2. 社會阻礙(監督):受到來自人際有目的地譴責、阻止、督促所造成的阻礙。
  3. 社會阻礙(制裁):受到來自人際的,有目的地透過合法手段干擾所造成的阻礙。
  4. 國家阻礙:受到來自刑法的懲罰、來自民法的強制履行契約與賠償等所造成的阻礙。

可以看出,阻礙1、阻礙23、阻礙4,一個比一個的阻礙來得更大;除了2和3,我認為他們本質上是從1到4的兩條路線,就像走迷宮有時候會有兩種走法一樣。理由你們會在我的闡明中找到。

在本文中,將要展示的是,我們只要逐一檢視相關於這些阻礙的自由意義,特別是對「跨越阻礙」進行衍繹與闡明,我們就能對自由與價值的關係加以理解。從此,我們就能理解為什麼說吳育昇謊稱了「自由價值」。

4 自然阻礙

「阻礙1」不會是我們在這裡要討論的範疇。

因為這種阻礙,即使部份地是他人所造成的,也還是會被我們定性為非人為的。

這種自由,可以如此描述:「此自由的意義在於心想事成。」

這麼一來,「跨越自然阻礙」而得到的自由,那是由科技與能力的進步所得到的,這是一種對抗自然的自由,是自然科學的實踐價值所在。

因此這種價值,顯然不會是我們在這裡需要考慮的。

我把這種自由觀,稱作「手段的自由觀」,它包含了明確的目的,以及相對應的手段。

而對目的與手段的相合進行考慮,區分成理念面與現實面來分別考量,就開出了倫理學與道德科學的範疇,恰好就包含在下面兩種不同的社會阻礙之中。

5 社會阻礙(監督)

相關於「阻礙2」的自由,可以如此描述:「此自由的意義在於不需面對輿論壓力。」

跨越這種阻礙而得到的自由,其意義在於道德教條的鬆綁,或說解放。譬如當我們為同性戀辯護的時候,當我們引用金賽報告來指出「同性戀不是一種病,而是人類的本性」的時候,就是要鬆綁規範同性戀的那種道德。

因此,這是關於道德倫理的自由。

從這裡我們也可以看到,這個跨越的條件,是必須存在對既定倫理學的批判,亦即必須提出懷疑論,或是超越舊有框架的新原理,從此解放道德教條。

這也就是說,超越道德必須批判道德、反省道德,因此這種自由的價值,是來自理念正義(如果我們不去執著「真理」的絕對性的話,可以說這就是道德的真理)的價值。

我把這稱作「習俗的自由觀」。

6 社會阻礙(制裁)

相關於「阻礙3」的自由,可以如此描述:「此自由的意義,在於不會受到其他社會行為的有意圖的干涉。」

這種自由的意義在於反壓迫。亦即,即使法律容許弱勢者的某些行為,但此行為還是有可能被其他有心的強者所壓迫,因此此解放,在於讓弱勢者的一些行為,能從壓迫之中解脫出來。爭取這樣子的自由,相當去申請保護,譬如反對弱勢者在一些行政法令的容許下得到迫害,例如「居住正義」的議題。

跨越此阻礙的必要條件,則是要有一個超越舊有公平框架的新原理,在這裡需要的是新的道德科學理論,如經濟學社會學解釋

這種自由的價值,可以看成是來自現實(社會)正義的價值。

我把這稱作「權力的自由觀」。

7 國家阻礙

相關於「阻礙4」的自由,可以如此描述:「此自由的意義在於不會受到國家、法律的干涉。」

由於在這裡指的皆是合法行為(只討論合法行為的理由請看第3段),就法治的原理來說,它本然就不應該是一個受法所阻礙的行為。

因此,這裡的意義在於國家設計的一致性,其準則為:一個合權利的行為不該受法所管束。

跨越這種阻礙的必要條件是:原先法的結構是不一致的。這麼一來,才必須對政體加以檢討並且改變法的結構。因此,這種跨越,就牽涉到國家從理念到現實的設計,其過程是屬於藝術程序。由於法的根源,是道德的現實與理念的結合,其跨越的意義在於「使權力的自由觀,去吻合習俗的自由觀」,如此而使國家趨向一個理念與現實的統一體

而其價值,除了一致性之外,只能由理念與現實的相合之中提供,不會再有別的了。

我把這稱作「法治的自由觀」。

謊稱的自由價值

8 小結

經過相當規模的術語和理論建構,我有了這樣一張表格:

自由觀 手段的自由觀 習俗的自由觀 權力的自由觀 法治的自由觀
阻礙 自然阻礙 社會阻礙(監督) 社會阻礙(制裁) 國家阻礙
概念層次 手段與目的的相合 道德的理念面 道德的現實面 道德理念現實的相合
跨越的條件 對自然的理解 倫理學批判 新的道德科學 理念與現實的不一致
跨越的意義 心想事成 鬆綁教條 反壓迫 一致性
價值 科技進步 道德真理 社會正義 在理念與現實的相合中

於是,我現在就來問一個問題:吳育昇所說的「自由」究竟是哪一種?

9 中視沒有道德

習俗的自由觀來說,「剪掉蘇打綠的言語」這個動作,是否有道德?沒有。中視此行為,相當沒有道德。

為什麼說「剪掉蘇打綠的言語」是不道德的?因為,他為了自己和他人相反的目的,利用了他人來當作自己的手段。

「人即目的,不是工具。」這個由康德老早提出的道德原理,到此時此刻還是屹立不搖的:不可利用他人

讓我們再看一次被剪掉的蘇打綠的影片:

在這個被切掉的言語之後,產生了什麼效果?注意到了嗎?是蘇打綠的「所以我希望我們的下一年都能過得更好,然後過得更不孤單。接下來這首歌我想送給每一個很勇敢的人,還有每一個清醒的你們──〈沒有煙抽的日子〉。」以及觀眾的歡呼聲。

蘇打綠為了什麼目的而說、而唱?觀眾又為了什麼而歡呼?

這些目的,都是被消去、扭曲的。不管是蘇打綠唱的歌、說的話還是觀眾的呼聲,都是在支持一個信念:「反媒體壟斷」。

但中視出於相反目的「不要反媒體壟斷」,扭曲了這些行為。基本上,這種作法,利用了觀眾的熱情,也利用了蘇打綠的歌聲和言語。相當沒有道德。

既然中視剪掉蘇打綠的言語是對道德教條沒有批判性的,甚至是不道德的,它就不可能要來符合這樣一種自由觀。

因此吳育昇所謂「媒體自由」,絕對不可能是這樣一種自由。

甚至,我們都知道,媒體存在有所謂「職業道德」,其規範不可能是「你要報什麼、取材什麼都行」(請參考〈媒體集中化如何危害民主?──反駁三大胡扯〉),這也是另外的一個有力論據,來說明吳育昇的「自由」指的不會是這樣的東西。

10 媒體壟斷不會是台灣媒體自由的價值

那麼,吳育昇所謂的「媒體自由」,指的是「權力的自由觀」嗎?

如我們剛剛所說,社會正義所提供的自由觀,其基本構想,在於杜絕社會權力對某些行為的直接制裁

而我們已經看到,在這次的中視行為「剪掉蘇打綠的言語」中,加以制裁的,乃是其他媒體的媒體權力

但就如同我一再聲明的,媒體壟斷的極端意義就在於「當一個媒體進行傳播時,沒有其他媒體加以制裁」的現象。

因此,假如吳育昇所謂的「媒體自由」指的是這樣的自由觀,他說的就是:台灣的媒體自由的價值在於媒體都不可被其他媒體監督。

我想這一來不符合台灣媒體的現狀,二來這「彌足珍貴」根本就成了對媒體壟斷的歌頌,因為媒體壟斷之所以應該反對的理由,就是它會剝奪「權力的自由觀」下的言論自由。(請參考〈媒體集中化如何危害民主?──反駁三大胡扯〉)

這也不會是吳育昇所說的自由與其價值。

11 最後的可能性

讓我們來溫習這段話:

[吳育昇表示]對於青峰的表達與媒體的報導,[他]基本上都尊重,台灣媒體有報導、取材的自由,「難道媒體不能取材嗎?難道青峰講什麼都要詳加報導嗎?」[他表示,]就像有些媒體故意放大、縮小或如實報導,但這都是媒體自由的一部份,正因為須尊重媒體取材報導的自由,才顯現出台灣媒體自由的彌足珍貴。

既然吳育昇所說的「媒體自由」,說的並不是中視的行為有符合道德或是於道德上鬆綁的自由,也並不是由於中視的行為沒有被其他媒體制約而有其自由的價值,那他說的就因此,只能是「法治的自由觀」的自由了。

假如這樣一種媒體自由的價值,不存在在理念中也不存在在現實中,那其價值只在於:「中視的行為是合法的。」

但這是不合理的,因為合法一致不會作為那種彌足珍貴的價值,因為這至少不會是台灣媒體自由所獨有的價值。

因此它的價值就必須來自於「習俗的自由觀」與「權力的自由觀」的相合中。

最後我們可以來把整篇文章所說的內容統合起來,得出結論了。只是一個簡單的邏輯推論。

12 結論

到如今事實很明顯了,吳育昇所說的「台灣媒體自由的彌足珍貴」的意義,我在這裡就把它給揭露出來吧。他說的意義恰好就是:

台灣的媒體有言論自由,所以可以想報什麼就報什麼、要怎麼取材都可以,既可以進行壟斷、也可以沒有道德和不守倫理,這種媒體自由真是彌足珍貴啊。

這是吳育昇所謂「自由」的成份,請小心購買、小心食用。

我得說,如果有人真的隨便就認為吳育昇說的這種「媒體自由」彌足珍貴,那很可能完全就是錯估情態、誤讀成份了。

會對產品進行這種行銷的,只有三種人:可恥的公司、愚昧的代言人和粗心的消費者。

千萬別上當了。

後記

也許有人會問:「靠,這一看就知道唬爛的東西,難道不存在更簡單的分析嗎?幹嘛要用那麼複雜的方式來分析勒?」

理由是這樣:自由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問題,因此,我一次把它分析完以後,以後在其它的關於「豬的自由」的議題上,就也可以簡單引用、不用重寫。多麼方便。

說實在的,「自由」的概念真的是非常困難而且龐大,能處理到這樣,我也算是盡力了。這是我想得出的最簡單的關於「自由」的概念結構和分析方法了。

廣告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