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不可忽視

2013年一月,發生了所謂的「《南方周末》新年獻詞刪改事件」(以下簡稱「南方事件」):原先《南方周末》評論部編輯戴志勇所撰寫的〈中國夢,憲政夢〉新年獻詞,在夜間,由廣東省委委員、常委、廣東省委宣傳部部長庹震(和諧名為「尺度」先生)暗中換稿,刊登了〈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

「新年獻詞」是《南方周末》的傳統。每一年年初,《南周》的獻詞都引領著這個報紙的精神:絕不屈服的「自由」。在中國共產黨營造的,對於自由主義的惡劣言論自由環境中,《南方周末》具有最大的勇氣與智慧,一再地挑戰並批判可能已迷失的國家精神。

《南方週末》是一個獨特且重要的媒體,它的命運,關聯到中國自由主義的聲音、民主憲政的聲音,關係到那個尚未出現、行跡渺茫的民主中國

這一年,《南方周末》對新世紀的期許,在於中國能否作為一個「憲政國家」,一個法治、重視人民權利,並在憲政國家的理念下、在民主的理念下,令中國人解放成為真正的自由人──一個可以說話、交換資訊、決定國家方針、合法保護自身權益的泱泱大國,一個自由的中國,不單是在國內是自由的,在國際,也是自由的。

庹震的新獻詞,主要的內涵在於:重申共產黨的中國史觀,並且要延續一種共產中國的活力──中國現今的一切都是應然的,共產主義帶領的是一個這種應然之下的進步軌道,今天是最接近夢想的時候,這個夢想,就是走出一個衰弱的老中國,成為一個無比強大的新中國。

(詳細經過,請參閱〈中國《南方週末》報2013新年換稿事件〉的整理。)

本文是一篇呼告:我用最虔敬與謙卑的態度,想敬告台灣人的是──請不要忽視在廣東的這一場戰役,請不要忽視「南方」。

keynote製圖.049

在這裡,我首先要註明一道保護,這是一個著作權與智慧財產權的聲明:任何政治人物、政黨,沒有權利在超出「呼籲台灣民間力量」(譬如依此來「要求官方作為」或是「操作統獨問題」)的目的下(無論其目的與立場為何)使用本文、轉載本文或節錄本文。(圖片提供:哲學哲學雞蛋糕老闆)

第一個層次

在此事件中,最明顯的事實是:官方冒用並且利用了《南方周末》「新年獻詞」的商標

由於「《南周》新年獻詞」是一個在《南周》的長久努力的歷史和傳統中所建立出來的平台,人們關注它、閱讀它,並且將這當做《南周》的核心內涵與辦報精神所在。

一個由官方所安插的整段言論,在權力結構中,冒用了這個商標,為所期盼的國家主義與社會主義背書。不只是審核與修改,而是將一整段文章直接換掉。我們能輕易地看出,這樣的作法,這件事情直接觸犯了「詐欺」和「利用他人」的罪行。甚至,冒用後所採取的立場,和原先《南周》的立場,根本是相違背的。

但後來發生了更加令人髮指的事。

這件事情的處理,如如今我們所看到的,中國官方為了想卸責給《南周》的某位負責人,採取了更惡劣的手法。BBC中文網如此報導

北京時間1月6日晚間21時20分,《南方周末》官方微博發佈聲明稱,該報新年特刊封面導言系報社負責人草擬,網上有關傳言不實——即「新年特刊」內容為《南周》編輯部撰寫,變相否認有宣傳部門介入。

然而,北京時間晚9時,也就是上述道歉聲明發佈前20分鐘,《南周》微博爆料被逼「上繳」帳戶密碼,另有南周員工稱對今後發佈內容不負任何責任。

在早間《南周》官方微博突發表「道歉」之後,有傳聞稱《南周》的現職記者已經宣佈罷工以示抗議。

據跟蹤微博動向人士稱,各類有關評論和發言不斷被刪除。

這個離譜的事,是比前者還要可怕且可惡的,這是冒用人格。就像是今天,別人用你的名字到處為非作歹,要你的朋友幫你收詐騙簡訊,或是表達不屬於你所採取的立場,沒有兩樣。

這也就是說,中國官方所展示的,乃是一個巨大的暴力與詐騙手段。這種不公不義的事,任何人一眼看過即會明白的。

為了「伸張正義」,是不該對「南方事件」忽視的第一個理由。

第二個層次

台灣的民主之路,是這樣曲折辛苦。經歷如此代價以及一個個人物犧牲,才走出了今天的成果。

從老國民黨的時代開始,台灣也是從抵抗中國式的極權開始走上民主的道路,而成功獲得了有了某些可敬成果的民主樣貌。

在一切華人世界中,台灣是最有資格談論自由主義的安全、合乎人權與價值的國家。當共產黨在強調審查新聞在中國文化的必要性時,台灣人的這聲是全世界他媽最有力道的:「屁!」

民主的道路中有許多的關卡。走過二十八年白色恐怖是關鍵的一關,民國七十六年的解嚴也是關鍵的一關,如今努力尋找公民權力的形式又是一關。這裡有許多人的努力與意志,走過這麼多關卡,才有了一個還算像樣的民主台灣。我們可以抗爭、可以說話、可以選舉、可以做很多事,來決定我們的國家與未來。

中國也有許多關鍵的關卡,但是到今天,卻還沒有走過、走出,而留下了點點的民主的血跡,那是痕跡越來越深的故事與精神──中國共產黨用政治暴力,在反右運動中把言論自由的皮削掉了一層;用文化大革命將骨頭連根拔起;在六四中用坦克車槍管和政治藝術碾碎殘存的靈魂。

民主中國沒走過的路,民主台灣走過了。在並非很遠、卻遙不可及的前方。

我們穿越過中國文化式極權,並且更接近自由與憲政。這是其一。

不管你想不想要,台灣和中國,命運就是密不可分的。

讓我們瞭解這一點的,除了在國際情勢中台灣受到的打壓,至少也有民進黨的「去中國化」以及「政治鎖國」:在堪稱魯莽的「去中國化」運動中,我們看到的是一種暴虎馮河地要和中國文化分割的政治主張所導致的國內政治分裂,持續至今;而在「政治鎖國」下,則帶來了為時不短的連續經濟倒退和貿易困境。

因此一個更民主的、更合乎權利的中國,對於台灣來說,應該是要樂見其成的。

當統獨問題混淆不清、中國之名的罪與愛並行時,我們更應該擁抱一個民主中國的出現。

當中國有一隻手攫住了我們的喉嚨,我們應該更希望他是一個理智的人,而不是殘暴的惡棍。

我們對於中國的關係,比誰都還要密切。這是其二。

在對《南周》的聲援中,台灣人民將是強大與團結的力量,這個力量,是中國人沒有的:台灣沒有新聞審查,我們的政府不會修改、刪除我們的文章,但是中國政府卻會將他們人民的文章整個刪掉;台灣沒有網路審查,但是中國卻可以用各種方式讓你搜尋「達賴喇嘛」時只出現他的壞話。

由於我們現在所擁有的這樣的東西,比起中國人民要強大得多。我們所能做的發聲,將也比他們來得更有力量。

因此,如果你英文夠好,你應該用英文說出來;如果你懂法文,你應該讓你的法國朋友知道;如果你懂德文懂拉丁語文,你應該也好好地用他們的語言說一遍。

我們應該用各種各樣的方式聲援《南方周末》。

我們的輕易之舉,就能提供更大的力量。這是其三。

總結以上三點,我們可以瞭解到,自由的軌道是這樣難行,需要信念、需要力量、也需要聲援──這是台灣人不該忽視「南方事件」的第二個理由。

結論

由於南方所發生的,是一個政府所做的不正義之事,也是一個無比需要台灣聲音之事。台灣人,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道德和正義,都沒有忽視《南周》的權利

或許這樣的幫助是可以很簡單的,也或許這樣的幫助是稍微複雜的;有可能是小規模的,也有可能是場大陣仗。但無論如何,我們都應該決定不再漠視,來憧憬一個更好的未來。

不只是為了和我們相同語言的人們,更是為了國際處境、為了人權、也為了我們所懷抱的民主主義與自由價值。

對於「南方」,必須「靠北」。

廣告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