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Mr. Jamie〈你有拒絕22k的權力〉一文」

一直以來,我都有訂閱清大彭明輝教授的部落格,今天看到他討論22K議題,提出一些論據來說明「台灣勞工為何確實被嚴重低估了」。在文中提及,原來 Mr. Jamie 寫了一篇〈你有拒絕22k的權力〉來回應我以 〈「22K」的錯置〉對〈22K 根本是個偽議題〉的批判 。

他寫到:

不知道幸還是不幸,我兩週前的「22K 根本是個偽議題」,成了一篇超級受歡迎,但也引來不少筆戰的文章。

當然那不是一篇完美的文章,如果你要挑骨頭,我的雞蛋裡面常常都有。是我網誌的長期讀者就知道,我深信「獨立思考」,認定每個人都有自主判斷的能力。所以我的文章務求精簡,僅提供一個思考方向,其他留給讀者自己去挖掘,自己去定案。

所以 22K 一文,或是這個網誌的任何文章,往往都只從一個觀點去看事情,而不會試圖提供全面的檢討。原因是我認為這世界上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每個作用力的背後,都會有它的反作用力,每個優點背後,都會有它的缺點,身為一個關心某議題的知識份子,應該要自主的去深入了解每個選項,最終形成自己主觀的判斷。那不是「對」與「錯」的問題,那是「選擇」的問題。

這帶我們回到 22K 這件事情,還有一點我還想表達的,那就是「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力」。

隨後他便相當清楚明瞭地解釋了「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力」的不錯的技術性意義,最後帶出結論:

所以我覺得我們不應該討論 22K,而應該討論如何讓每個人才,都找到適合他的伯樂。財富不是錢,人生也不應該只用金錢來衡量。唯有當每個人都聰明的選擇雇主,找到他能樂在其中,並且獲得合理收入的工作時,我們才會擁有一個幸福的社會。

因此我鼓勵每個人聰明的選擇工作,讓好的雇主能夠得到好的人才,讓惡質的雇主找不到員工,迫使他們改善,而我認為,那才是進步最重要的動力。

現在,我打算延續這個脈絡,進行接下來的批判。

一、誰有拒絕的權力?

對於「你有拒絕22k的權力」,我想說的是「只有少數人才有拒絕的權力,並且即使有了,也無法解決問題」。對於這一點,我提以下六個論據:

一、好的工作職缺是有限的,當這些工作開出來的時候,勞工並不會不知道,反而是一下就搶完了,被老手、有工作經歷的、學歷更好的搶走了,被芒果冰搶走了。

二、工作的選擇並沒有真的那麼自由,你要考慮失業風險的壓力、你也不知道這個老闆到底是伯樂還是賣馬肉的,所以你要選擇好老闆並不是真的那麼簡單,你還得先瞭解公司環境與整體狀況,但你要如何在「沒有在職場打混過的情況下」去瞭解狀況?

三、一個事實是:老闆的選擇永遠比員工多。當公司找不到新員工,還總是有能撐下去、公司還是能運轉而不會倒閉,這些人繼續被榨乾;或是大不了公司不擴張,少賺點也不會倒閉。我想林之晨先生可能低估了人體極限的偉大,公司可以簡單地用責任制讓一個勞工爆發出150%的生產力——只要讓他一天少睡四小時就好了;也可以限制員工尿尿時間,反正膀胱可以裝很久尿。要拿淘汰威脅老闆,談何容易?

四、要提昇勞工權益,很多時候必須要談判,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和老闆談判。你今天是一個電機系剛畢業的學生,你要拿什麼和老闆談條件?你今天在公司裡面,因為某些原因(不熟悉、沒經驗等)績效不佳,你要拿什麼和公司談條件?如果你的績效不佳,來自公司的器材問題、體系問題、管理問題、公司政策,你要不要談判?你要怎麼樣才能挑戰當管理人說「啊以前大家還不是都這樣做的」?

五、當林之晨先生提議用「自由競爭」機制來平衡市場、淘汰爛雇主、開創美好勞工新社會時,確實是提出了一個洞見。但是「自由競爭」恐怕本來就是市場的機制,假如「自由競爭」能夠淘汰、威脅爛公司,那為什麼他們還在?為什麼大家提到「22K」還是人神共憤?難道不是「市場根本就出了問題」嗎?所以人們才提議透過「抗爭」、「open data」、「譴責」等來完善資訊、限制選項來調整市場。提昇基本工資或許不是解藥,但是「要求勞工去順應環境就好、思考如何作選擇而不要抵抗環境」,卻是毒藥

六、淘汰老闆牽涉到的是「一群在職員工的失業」,所以為什麼不是要求公司改革?又為什麼不直接要求這些公司重視勞工福利,而是用間接的淘汰去威脅它們?

二、雞蛋挑骨頭?

「22K」的錯置〉批判〈22K 根本是個偽議題〉並不是在雞蛋挑骨頭。

對此,我要指出一個知識份子的責任,這個責任請知識份子自己扛起來,不要把它丟給讀者,不要說「我只是在提出一個方向,要交給讀者來進行定奪。」而是自己去「更小心地敘事」。

「只從一個觀點去看事情」是沒問題的,但是確實是危險的。當然,你不需要用全面的觀點進行檢討,這會毀了文章的易讀性,但是「有沒有意識到單一觀點的危險性」就是一個重要的問題,這問題請知識份子、撰文者自己去扛起責任。

為什麼說「單一觀點本身就配帶危險性」?我舉個例子:

我從達爾文主義的觀點出發去檢討人類活動,貼在我的部落格上。

我指出人類的生物本性不外乎於追求自己族群的利益、生存與淘汰其他類似物種,我也指出就一些生物證據能夠區分出世界上的人種有許多。

其中一種叫做「亞利安人」,掌握了當代的最先進的科學知識以及擁有最好的生存能力,證據在於他們能夠自由地進入其他物種的生活圈並且與他們競爭。

因此我說「亞利安人種是當代最適合生存的人種,因此當他進入其他人種的生活圈,依照他所認為的合理的生活方式居住與成立經濟圈、政治模式,當他不小心讓其他人種生活困難或是貧窮,是自然的演化法則。」

我的標題是「根本沒有反殖民議題」。

當我這樣說完以後,我創造了這樣的敘事,我只是提出思考方向,但是我做的就是為殖民主義背書

像這種時候,知識份子有沒有責任?

我並不是偏執地認為「觀點一定要多元」的人,但當「22K 根本是個偽議題」這篇文章被寫出來的時候,這不是提出一個方向,這是創造了一種詮釋來給社會使用、來給雇主使用。就像一個科學家他要意識到自己所進行的核分裂連鎖反應研究之後的後果一樣,一個知識份子不能把自己的產品社會權力割裂開來。就像你是一個作藥的,你不能說「我只是作藥品的,成份也寫在後面了,下方提出的食用方法只是單一建議,消費者可以自己判斷看這藥該怎麼吃。」還能怎麼吃?我又不懂藥,你寫了我也只能這樣吃。就像我不一定分辨得出究竟〈22K 根本是個偽議題〉有什麼問題、哪裡又要如何理解一樣;如果我們都分辨得出、理解得當,那麼林之晨先生就也不用續寫〈你有拒絕22k的權力〉來加以澄清了。

這不是「讀者定奪」還是「作者定奪」的問題,這是文章本身的社會效果、是文章被充分理解以後的效應問題、是文章不一定能被理解的問題。也是今天雇主會不會拿著這篇文章給勞工看、要所有勞工好好學習工作不要吵鬧的問題,是台灣社會一直叫勞工努力卻不叫雇主檢討的習病,是它阻擋了公民社會的形成與工會意識的抬頭的問題。

就像我剛才說的,當有人提議透過「抗爭」、「open data」、「譴責」等來加入資訊、限制選項等,而這些,都是要把「22K」議題化才有的。因此當你說它是「偽議題」,難道不是在阻礙這個發展的道路嗎?

雞蛋挑骨頭?不,是在說這根本就不是蛋,它整顆都是骨頭,是拿來敲蛋的。

結語

林之晨先生或許質疑我為什麼不開放留言,因為這樣他就不能簡單回應我了。

為什麼不開放留言呢?因為留言根本就說不清楚,而且還會有許多聲音夾雜,到時候亂七八糟、又一場說也說不清的混戰。

因此,既然林之晨先生也有部落格,或許也可以寫篇文章來回應我。

如果兩個人的辯論,能讓兩造聲音都能夠被充分表達,我想這對社會而言該是好事才對。

廣告

One response to “回應「Mr. Jamie〈你有拒絕22k的權力〉一文」

  1. 引用通告: 寫在開始之前-我在appWorks的日子01 | 【子亥】-有溫度的行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