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爆」反核人士?--鄉民文化的不良教導

【本文為〈核四公投之綜論〉之一】

1

在這次公投中,出現了人民的激烈對立,也考驗着人民如何在激烈的對立中扮演自己的角色,考驗着人民如何在正反辯論中,學習聆聽,學習表達,學習不被政治人物和媒體操控,用自己的力量去動搖中間選民,仔細去檢視每一種觀點,以及聆聽與批判呈現在眼前的所有事件和說法。

現在,我們已經見到了一些讓溝通難以進行的現象,使得真正關鍵的辯論被隱沒在立場的對立裡頭:

在核四議題中,關鍵的議題應該要有:

  • 核四的風險(安全性)問題。
  • 核四的必要性與替代能源問題。
  • 核四的世代正義問題。
  • 核四的效益評估與核廢料問題。

但在這種程中,我們見到的卻早已不是這樣的東西:

  • 反核人士要嘛是非理性的,要嘛是無知的,要嘛是缺乏核能知識的,要嘛是過於激情的。
  • 擁核人士要嘛是迷信科學的,要嘛是自大的,要嘛是希望把核廢料倒在蘭嶼的,要嘛是不愛國的。

光是這樣去設想,就錯置了民主的主要目的了。

無論如何激烈化的雙方陣營,始終要設法去保持一個得以相互瞭解的空間,這樣的公領域規範,乃是民主更成熟的一種理想特徵,而不是不斷將對方弱智化,或是貼上一個又一個的歧視與標簽。

2

有人在網路上,教我們打筆戰:他說,如果你今天遇到反核人士,你可以以怎樣的策略與他對戰。這其實反映著一種鄉民特有的焦慮,他們為了對抗層出不窮的對手,不得不寫出一份對戰手札。

但是事實上,形式化的「筆戰」所為無它,它們本質上是由「推」和「讚」所累積出的一種表面虛榮。

原因在於,你並不一定要有和人溝通與辯論的誠意,你或許只須取得戰爭的工具,形式化地樹立起自己的地盤,便以為就此高枕無憂。即使你獲得了勝利,你雖讓人啞口無言,洋洋得意,但你並沒有說服他,而只是將他踩在地上。

公民辯論本不該存在攻略本,註定會獲得的勝利沒有一絲一毫的價值。辯論的意義,在於聆聽與辯證,在於表達與修正,在於檢視與批判。在公民辯論中,一個安排好的路,就連一點走過的價值也沒有,你努力挖掘到的,只有可鄙的虛榮與時間的浪費。

你即使打贏一千場形式化的重復的筆戰,也沒有為這個社會真的帶來什麼,你只帶來了一個自己陣營的虛胖,以及加劇兩陣營的對立,切斷彼此理解的可能,並使議題停滯不前。

在這之中,有立場的公民要學習的是:如何讓公投的公領域爭辯,看起來不像是小朋友打架,也不像是被人所洗腦操盤的棋局,而是一個有利充分表達與聆聽的戰鬥場,所有人依憑自己的意志或迷惑或作戰或屈服,態度上或莊嚴或輕蔑或大膽,在此,進行一次又一次嶄新的對決。

廣告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