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爭議與公投理由書之批判

1

在〈核四公投的意含──理性的和解,陣營的對立〉一文中,我試著為此次的公投紮下一個政治基調,並試著為「直接民主」擺脫「民粹主義」的浮濫批評──直接民主是在政治上為自己的選擇加以負責的精神展現。

在這篇文章中,我要更進一步去切入這個議題:我要去提出由公民擬定公投理由書的概念,並對議題進行批判。

敬告各位:無論今天政客要如何地玩弄權謀、撰寫怎樣的偏頗的理由書,我們都不能怯步。假若今天政府決定出的公投理由書在我們看來有操作嫌疑,我們就撰寫、傳播公民的理由書、串聯願意支持的派報業與印刷業,將每一份我們所認可的理由書,交到每一位公民的手上。

無論如何強調政治操作、運籌或是動員策略,「挺核四/反核四」作為一組政策立場,它有它本質上的純粹政策選擇部分;這裡的意思是說:它必須是一個超越「政府/反政府」、「執政黨/反執政黨」等對立的單純的「挺核四/反核四」的議題,這是「理由書」存在的主要意含。

本文根據這裡出發,試圖為「309後公民路線」給一個起始批判。在批判中,我將開出更為清楚的正反方的對立,並且澄清不必要的那些,來為「公民的公投理由書」進行慎重的準備。

而假若,你今天是以公民的立場參與公投,你關心的就不會再是,舉例來說,電價問題,而是電價所反映出的能源短缺問題與經濟議題。

基於此,我們便有必要去了解核四所牽涉到的那些議題

2 「專業」的迷思

在進入這個主題前,我想有必要來談一個「專業」的迷思:「核四是牽涉到專業的議題,應該讓專家或是用專業素養來討論,而不是自己用直覺和常識去談論。」

確實,一些議題中,或許存在著一些技術性細節,那裡的門檻的高度是非專業所無法跨越的。

但並不是所有部份都是如此──在技術問題與理論問題之外的地方,專家並不一定會更可靠;而核四議題,作為一個社會議題,確實存在著許多超越技術問題與理論問題的面相,這一點我會在隨後的批判中試圖展示出來。

一個專家他可能在工程、原理、推演和計算上站在我們無法企及的高度,但在倫理上、在對自然的情感上、在對經濟生活的想像上、在其他學科的專業上,他並不一定同時是一個權威。同樣的,一個經濟學家可能在經濟分析上具有超凡的見解,但總會有當另一個經濟學家和他意見不同的時候。

這種錯誤的迷思在於:太急著想把專家的「公民身份」剔除了。即使是專家,在社會議題上,還是要彼此對話、交鋒的。

更清楚地說就是:事實上,弄清楚一個議題,需要的不一定是專家的能力,而是一個視野、以及一種或許會被歸屬於哲學的批判能力,由此進行對話、分辨各類言論並進行判斷。因此,我們每個人,即使不是核工背景,還是可以以一種「繞過無知」或是「學習新知」的路徑,單純按照理性的指引和常識所提供的直覺去追蹤議題。

這是我們每個人都可擁有的,也應該擁有的一種不可被矮化的權利。

核電基本背景

3

在最廣泛的意義下,「能源」指的是一切人類賴以維生的直接的外在事物的總稱,譬如陽光、水、空氣、電力、動物、植物等自然界中人類所取用的一切事物。

在人類的經濟生活裡頭,能源的意義卻獲得了轉變。我們將「驅動人體的那些」稱為「食物」;將「驅動動物的那些」稱為「飼料」;將「栽種植物的那些」稱為「養分」;將「驅動人造物」的生命物質稱作「人力」或者「獸力」;而將「能源」特指那些「驅動人造物」的無生命物質。在當代,最主要的乃是電力與石化燃料,它們極有效率地驅動人造物,並依此在不同能量形式的轉換中,為人類的生活做出貢獻。

「核能」則是一種透過「質能轉換原理」將物質的質量轉換為大量熱能(或其他)的方法。

當前通常的作法是,讓原子核與中子進行相互撞擊,讓它們在這過程裡頭(1)分裂或者(2)融合而釋放出能量,分別稱作(1)「核分裂反應」與(2)「核融合反應」。

4 核能發電

核能(核分裂)發電」是一種發電方法,利用原子核與中子的連鎖撞擊,而產生「連鎖核分裂反應」的設計,透過各種控制,將熱能有效而安全地轉換成電能。

以下是實際發電的簡單過程(以核四的沸水式反應爐為例):

  1. 蓋一座核電廠
  2. 購買燃料棒
  3. 裝入鍋爐(核反應器):
    1. 透過控制核反應器來產生熱能
    2. 純水流經反應爐,受到熱能加熱(水在這裡有三種功能:冷卻、中子減速以及產生蒸氣)
    3. 用蒸氣驅動渦輪,進而驅動發電機
    4. 這些蒸氣透過海水冷凝後,再次進入反應爐
    5. 電力蒐集儲存輸送
  4. 燃料棒用完,換新的
  5. 核電廠除役

5

在能源議題中,萬萬不可單單把核能獨立來看。如我在第2節中所討論,能源是驅動人造物的事物的總稱,是由於我們需要它,我們才將它引進我們的經濟生活之中。假如打從一開始這類人造物就不存在,能源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因此,我們必須回過頭來問,究竟為何人類會需要核電

無須諱言的是,相對於消耗快速、成本日高的石化燃料(煤、石油、天然氣)而言,核能其實是一種替代能源。在它被創造出來,實現為發電方法時,它是有這些好處的:

  • 外部性與污染──就局部來看,核能發電沒有火力發電中的「溫室氣體排放」問題。
  • 能源與發展問題1──考量到石化燃料逐漸耗竭的現實,電力短缺成為急迫的事。由於能源產業是一切產業與民生的根本,有發展的必要性。依此來看,單單考慮發電程序的話,核能發電作為一種替代能源,它的每單位發電能源成本將比火力發電要低,也比其他發電方式更為穩定且供電量更大。
  • 能源與發展問題2──核能發電有火力發電的優點,即穩定供電電量夠多電源足夠集中,便提供了石化燃料耗竭後的可行的便宜的容易管理的替代方案。

這是人們採取核能發電的理由。但是,人們很快地就發現事情沒有如此單純。

在說明這裡的問題以前,首先要來談談輻射污染這件事情。

其實即使是在天然的條件下,輻射還是到處都有。而可能造成輻射污染的輻射,乃是一種能量特別強的輻射,即(直接)電離輻射

當各種輻射源(如放射性元素、受輻射污染的微塵等)飄盪在空氣中、呼吸進我們的身體、進入土地或是其他生物後吃進我們的身體,都將不斷釋放這類輻射。當這些輻射超出身體所能抵擋的劑量時,這些輻射從身體內部或外部超過地電離我們的身體上的大分子們,而導致大分子受到無法回復的損害。這個影響或許很小、幽微,甚至潛伏,也或許立即、甚至即時,時效不等:

  1. 立即見效型:皮膚損傷、生殖器官損傷、造血器官損傷、消化器官損傷、中樞神經損傷等
  2. 潛伏型:白內障、免疫系統受損、癌症、遺傳病等

由於存在有輻射污染的風險,人們不得不承認,要享用核能發電的好處,確實是有條件的

  • 外部性與污染1──即使在安全運轉的情況下,還是必須積極避免輻射外洩的問題,控制附近的背景輻射量,以避免局部區域的輻射污染,而對人體、土地與其他生物造成不可挽回的、長期的或立即的危害。
  • 外部性與污染2──在核電的運轉過程中,產生出來的廢料的處置問題,形成了一個外交與內政上的難題。
  • 外部性與污染3──在核四的高壓設置下,水的沸點將來到200多度,使得冷卻用的海水在排出後,這些溫排水將對鄰近地區的海洋生物生活環境造成破壞。
  • 核災疑慮──在超出常軌的情況下,核能將是一個無法控制的能源,導致災難性的輻射污染。因此,務必要完全確保運轉上的安全,否則所有核能將只剩下更嚴重的污染、與更不划算的投資及對發展的破壞。
  • 能源與發展問題──由於有以上經濟外部性核災風險的存在,使得核能發電的成本被低估了。在經濟計算的過程中,當前的成本被轉移到未來去,包括人們或許低估了核廢料處置問題與輻射污染的風險與成本,這或許意味著,核能發電作為一個可行的便宜的容易管理的替代方案其實是一個錯誤的認知。

我將這些事實整理為三個範疇(即清單中引導用的粗體字),試著呈現出核四的基本議題,並進一步提出「理由書」的建議。

範疇一、外部性與污染

此範疇也可名為「永續發展與世代正義議題」。

6 核廢料與溫排水

核廢料處理基本上有幾個步驟:

  1. 取出用完的核燃料,放進儲存池冷卻靜置,使他們便得更加安全與安定(約要經歷數年至數十年);
  2. 從上述冷卻完的核燃料中,取出還能用的東西,剩下來的萃取出來,這便是我們稱作核廢料的東西;
  3. 這種核廢料中,剩下來的是一些半衰期較長的元素,其中有兩種不同的核廢料,一種是高放射性的、一種是低放射性的。低階核廢料,會一桶一桶的小心地裝著;高階核廢料,則會和玻璃融在一起,作成一個一個的固化玻璃大圓筒。
  4. 將這兩種核廢料進行最終處置。(以核四來看,這部份花費至少約是1100億元加上132億元)
  5. 在完成最終處置以前,要想辦法保管好或掩埋好這些核廢料

就台灣當前來說,核廢料問題已經呈現為:

  • 台灣地小人綢,使得處置與掩埋地的尋覓總是牽涉到人權問題:人民的居住權與生命權必須被平等地保護。如當前的蘭嶼人抗爭。必須一提的是,雖然桶裝的低階核廢料理論上是安全的,但是,放置核廢料的桶子,長期下來將可能出現腐蝕現象,進而可能存在輻射外洩的疑慮,這也是在當前蘭嶼貯存場所發生的問題之一。
  • 其實,不管是低階還是高階核廢料的最終處置場,都會牽涉到以上問題,台東人對此當然不陌生
  • 在核廢料的運送過程中,因為意外,將可能導致的輻射外洩問題。如1984年在金山外海發生的那起事故。

溫排水問題,最有名的則是珊瑚白化事件與秘雕魚事件。

依照上述論據,在此小節中,可以整理出下列反方理由:

  • (1)核廢料處置的權利衝突問題與環境污染風險,在短期內不存在令人滿意的解決方式,並且(2)溫排水問題必然導致排水口周遭的海水升溫現象,而新的生態平衡乃是無法抹滅之生態破壞,皆使得核四的投資存在太大的經濟外部性和不確定性,包括對人權的侵害,因此核四的成本是被低估的
  • 核四的成本計算,即使在不考慮外部性的情況下,依然存在著錯誤的計算與不周全的考量使得其成本是被低估的。

7 能源的天平

而以下,則是正方可能採取的抵抗方案:

  1. 權利問題可透過政治協商、另外選址、外交等方式獲得解決,因此考慮人權問題乃是多慮的。
  2. 假如不使用核能,所有的其他替代能源還是都有污染與外部性問題

但只要提及投資與選擇,必然牽涉到方案的問題。亦即,無論如何,即使核四停建,原先撥給核四使用的營運、建造等經費,還是可以用在其他能源的投資上。而在選擇有限的情況下,任何可能的新的方案的提出都有可能造成「舊的最佳選擇」被證明不過是一個餿主意。

對於反方來說,便可以說「其實存在著其他的方案」:

  1. 存在著可發展與投資新的替代能源,它的成本比核四要更低,也更合乎永續經營的理念。
  2. 可透過替換舊有的電力儲存設備、輸送設備等來減少電力耗損,也可透過替換舊有的發電機組來增加單位燃料下的電力產能。

在這裡便有了第一個理由的對立(理由A):

  • 正方A:在產業發展、民生、經濟、環保的整體考量下,以及在長期發展、石化能源耗竭與長期技術投資的現實考量下,應不存在比「投資核四與其關聯技術」更好的能源方案。
  • 反方A:由於核四的成本(含外部成本)是被低估的,因此應存在著比「投資核四與其關聯技術」更好的方案,包括尋找與投資替代能源、或汰換舊的發電機組或是儲存設備等。

8 附錄:關於比較能源

如我前面已經提過,核能發電,其實是石化能源的一種替代方案,它有它的優點。

在這裡有一個容易被誤解的重點,我們並不是要把核能發點的優點和缺點加以比較,這樣其實得不出任何結論,而是應該去將「各種能源」加以比較。就像我不斷強調的,核四的建造乃是一種政策的選擇,關係到廠房的建造以及其他關聯技術的投資。

這裡的比較,有著一個相當高的門檻,我將它稱作「實務專家門檻」:若非真實在業界打滾的人或是能源學家,你不會知道當前有哪些技術是可用的,也不會知道該如何評估它們的好壞。

但無論如何,這不意味著我們就無法進行能源之間的比較。當我們進行某些「繞過專業」的比較時,我們還是能夠找到一些論據來支持我們的說法。在這裡,「比較」是可以如此進行的:

一、爭論「能源性質」:在這種爭論中,可以顯示出各種能源的主要特性,討論並闡述各種能源的使用限制、技術問題以及困境。無論如何,我們對於各種能源的討論愈多,在這方面所獲得的是「選擇的闡明」,是屬於能源爭論的理論部份。另外也要注意的是,能源是一個整體的概念,不可將「電力」與「石油」這種能源分開來看,必須要回溯到能源使用的整體藍圖來加以討論。

二、讓統計「說話」:統計的意含,在於讓理論的部份獲得實證的力量。「國際能源總署(IEA)」的統計資料庫,有2009年台灣能源的統計概況,使用上相當便利,大大降低了公民參與的門檻。在這裡,除了有台灣方面的統計數據,也有其他國家的能源使用的統計數據。統計資料的使用,牽涉到資料的解釋以及解釋以後的詮釋,因此,除了是知識份子必須掌握的工具之一,也是批判思考與公領域辯論的本然能力之一。

範疇二、核災疑慮

9 核安的懷疑論

在這個地球上的核電廠,曾發生過至少25次的核災,每一次核災,都有自己的原因,有的是天災,有的是人禍,有的是天災加上人禍。

反方的理由因此是如此簡單:

  • 專家警告:核四乃是全世界最有可能發生核災的核電廠之一。

而正方的理由是:

  • 政府與台電早已擔保:核四並沒有那麼危險,除了發生天災的可能性極低外,核四也配備有「斷然處置程序」來避免如同福島的核災問題。

這是一個最令人困擾的問題:究竟政府與台電,與那些背書的專家,是不是我們可以信賴的?

此時的反方,成了懷疑論者。反對者所提出的質疑的基本命題便是:

在政治力捲入的情況下,依照一些歷史上所發生的事件、也依照核四廠施工問題的事實作為論據(如這篇文章),政府與台電作為政治與經濟利益關係者操作者,所擔保的安全是不可信賴的。

這麼一來,正方就必須去對抗這樣的懷疑論,亦即,給出支持的論據。用這種方式來對抗懷疑論。但我們知道,懷疑論的本質在於拓深問題的層次,一旦你勾起了人們的懷疑,你希望人們重新對此加以信任,你必須給出比起無系統的經驗事實還要可靠的證據,亦即科學的證據。

這個論據爭執的戰場,將可能開出怎樣的並列的理由?

10 應該相信什麼?

「核災疑慮」牽涉到過多的技術層面,是不爭的事實。無論公民取得了再多的論據,還是無法下一個判斷。理由是,當涉及到技術層面時,公民只考慮一件事,那就是:「要不要相信專家?」

而「挺核能不挺核四」這種說法,所反應的不外乎是:「我不相信你們了。」

這裡的對立的理由其實就是如此(理由B):

  • 正方B:各種論據顯示,政府與台電的專業能力以及運籌能力,在核四建造、評估與各種處置上還是可以信任的。
  • 反方B:各種歷史、事實與程序問題顯示,政府與台電的執行能力與計畫能力,無論是出於專業不足或者是來自於政治因素,在核四建造、評估與各種處置上,是不能信任的。

範疇三、能源與發展問題

11 能源、產業與民生

如我前述所說,能源是因為要使用才有製造出來的必要。

下面這張圖表,可以顯示給我們的是,究竟電力,這種(終端)能源在我們國家是如何被使用的:

chart1

這張圖表則可以讓我們看出電力是如何生產出來的:

chart2

其中要注意的是,石油、煤炭和核能(核分裂),都是在消耗中的不可持續的能源,科學家估計,到二十二世紀都會用完,這也意謂著,人們無論如何都應該思考如何將所有的能源轉換到所謂的「可持續能源」或是「可再生能源」上。但這一點並不一定是此次核四爭論的重點,因為核四廠肯定跑不到二十二世紀(除非它到二十二世紀還在蓋……)。

以上藍圖會讓我們大概瞭解電力產業發展的必要性以及問題所在。而在穩定的電力成長下作計算的話,理論上,續建核四的必要性因此而是存在的。

但我們也可粗略看出,依照台灣當前的產業結構來看,工業用電所佔比例其實超過了一切用電的一半,這或許意味著政府太高的工業用電補助,或是台灣的工業本質上就是相當耗能的產業等等,有許多的詮釋可以開始進行。

兩方的理由在這裡可以如此提出(理由C):

  • 反方C:核四廠並不是必要的,因為應存在著比現行的模式更好的可預期的產業結構與其可行路徑,使得台灣電力消耗並不會持續穩定成長。
  • 正方C:核四廠是必要的,因為應不存在更好的可預期的產業結構與其路徑,台灣的電力消耗將持續成長,將造成對現行產業的過大衝擊,甚至經濟恐慌

12 風險選擇的懷疑論

專家指出,核四廠的必要性,建立在未來的備用電容問題上,亦即核一廠、核二廠以及一些火力發電廠的退役將導致台灣電力備用電容的不足。

事實如此:由於對核四廠的依賴,二十年來,台電已經投入了2737億在核四廠的建造上,但是如今發現,這核電廠的建造還是不夠,因此打算再追加563億。

這563億的追加,是這次公投的焦點之一。簡單來說,假如追加了這筆錢,核四便有可能啟用,前提是核四建造完成,並且評估為安全

這也就是說,即使我們相信專家所擔保的評估的有效性(假如不相信,接下來當然就免談了),563億追加以後,有三種可能:

  1. 建造不成功或是不安全,繼續追加預算。(額外的一筆錢)
  2. 建造成功,安全,啟用。
  3. 建造成功,不安全但無法補救,廢廠。(額外的一筆錢)

在這裡,又牽涉到另一個懷疑論,有如前述理由B的弱化版本,所差別的只在於「風險」的意義:

  • 正方B’:各種論據顯示,政府與台電的專業能力以及運籌能力,無論如何,在核四建造與各種處置上還是可以信任的。
  • 反方B’:各種歷史、事實與程序問題顯示,政府與台電的執行能力與計畫能力,無論是出於專業不足或者是來自於政治因素,在核四建造與各種處置上,是不能信任的。

13 附錄:談「台電破產論」與「核一核二延役論」

經過這樣的批判後,「台電破產論」與「核一核二延役論」成了不好的理由,因為它建立在其他同樣並列出來的理由上。

因此如果這一部理由書,明白地將這一項當作理由,就成了在偷渡理由來證成人民的恐懼。

無須理會它。因為,要是「核四續建」是一個錯誤的決策,台電還是可能更容易破產;而如果「核四停建」是一個正確的決策,這反而還救了台電。

你說為什麼是「救了」台電?

因為台電沒有能力與權力去要求社會進行產業轉型,而只敢自己配合社會的需求,甚至也不敢現在決定停建。但是人民今天如果執意要停建,整個政府反而變成必須「配合這個政策」,去改變既定的其他政策的方針。

明顯可以看到,過於粗糙的「台電破產論」或是「核一核二延役論」,其實可能單單只是一種威脅。

14 附錄:談「專家說了算」

「專家知道的比你多,所以應該聽他們的」,這樣的說法的問題在於完全的學院派的天真。

因為當專家在政治角力裡頭,在一個「經濟單位不願意修改方針」、「產業一天到晚想要更多電」的政治現場裡,很有可能沒有一個這樣的專家會提出破壞這個結構的意見。但一旦「核四停建」,所有的緊張將會迫使政府去修改本來的方針,上升的電價則迫使產業為「減電」進行準備,使得專家的權力獲得擴展或是有所改變,進而改變現況。

這種學院派的論點,出於對人性與政治的忽視,而認為「專家已經提出了最好的意見了」,卻沒有意識到,專家由於自己的權力是受限的,他「最好的意見」不見得會具有足夠的高度與整體觀。

結論

15 理由書建議

我建議的理由書內容大略是如此,但可改用更長的敘述讓它便得更容易閱讀,或是補充一些背景知識、窮舉其內含或蘊含來讓它更為完整:

支持續建核電的理由:

一、在產業發展、民生、經濟、環保的整體考量下,以及在長期發展、石化能源耗竭與長期技術投資的現實考量下,應不存在比「投資核四與其關聯技術」更好的能源方案。

二、各種論據顯示,政府與台電的專業能力以及運籌能力,無論如何,在核四建造、評估與各種處置上還是可以信任的。

三、核四廠是必要的,因為應不存在更好的可預期的產業結構與其路徑,台灣電力消耗將持續成長,將造成對現行產業的過大衝擊,甚至經濟恐慌。

反對續建核電的理由:

一、由於核四的成本(含外部成本)是被低估的,因此應存在著比「投資核四與其關聯技術」更好的方案,包括尋找與投資替代能源、或汰換舊的發電機組或是儲存設備等。

二、各種歷史、事實與程序問題顯示,政府與台電的執行能力與計畫能力,無論是出於專業不足或者是來自於政治因素,在核四建造、評估與各種處置上,是不能信任的。

三、核四廠並不是必要的,因為應存在著比現行的模式更好的可預期的產業結構與其可行路徑,使得台灣電力消耗並不會持續穩定成長。

16 理由書之規範

我想提出以下規範的建議,說明為何我認為我的理由書的版本,要比某些版本的要好。我所提出的規範的來源無他,乃是理性的原則與自我要求:

一、正反理由必須有所對應:正反理由必須有所對應,讓選民判斷他的真實立場,而不是隨意盧列論點。「理由必須是足夠充分的。」

二、理由之間必須獨立與基礎:理由之間不可互相支持、也必須是足夠基本的理由,雖然可以使用其他理由的前提,但是必須說明清楚。「理由的總數必須顯示為必要的。」

三、正反理由必須一致:一份好的理由書,不可互相矛盾,在正反論點的論述中,必須說明每條理由的前提,並且讓這個前提的不同來彰顯對立。這是理性的要求:假如正方理由能夠說服你,反方一定也可以,差別只在於前提的不同。

四、理由書不可包含論據:理由書本然地包含論據的話,那還辦辯論幹什麼?

17

本文是我對核四議題的初步批判與釐清,以及我所建議的一份理由書,僅獻給各位公民。

廣告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