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之錯誤啟事

在〈憤怒,與憤怒之後──在廣大興28的背後〉一文中,我犯了一個無知之誤,而在文中帶出了一個偏頗的結論以及錯誤的觀點。

主要的錯誤在於:台灣雖然並未簽署《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但是其遵守的理由以及所擁有的權利,乃是因為此公約就國際法庭的判例上、反應此法已成為國際慣例,因而當具有如此法律效力。

因為這樣的錯誤,我低估了台灣在此問題上所擁有的籌碼,事實上,我因為沒有想到這樣的可能性(出於對實踐的法學與政治學的無知),這樣的粗心,使我下了一個錯誤的判斷:我過度地去聲稱台灣所擁有的在權利上的限制。

以上,感謝網友對我的提醒與指正。

由於撰文時的粗心,特此道歉。希望並未誤導大眾的視聽。

廣告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