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的條件──不是你憧憬的那樣

1

在「哲學哲學雞蛋糕」中,對於「真愛立約運動」指出了兩點問題。第一個他稱之為「外部性恐嚇」、第二個則是「定義權爭奪」。

原文的論述中說明的不外乎是,它乃是單一價值觀的獨斷地實現,批判的立場則在於這種實現所攜帶的暴力:前者是透過手段的暴力來對民眾加以規訓,後者則是透過話語權去建構一種有歧視蘊含的意識形態。

誠然,這會是真愛立約運動所帶來的社會問題。

這一次,我要談的卻不是它的暴力的表象,而是想來談談「真愛立約」的價值觀的現實危險,以及一種本質上矛盾不健康的意識形態。

2

要像「真愛立約」一樣對「真愛」加以詮釋,必須首先將性愛精神愛加以區分,再透過一種帶有神性的契約論來證成一個超然肉體之上的性吸引力

唯有建立在這種「無性的性吸引力之上的親密關係,才擁有了真愛的本質要素

但「無性的性吸引力」帶有一種天生的矛盾:性吸引力的本質來自身體的吸引力,卻又要求對身體的使用(包括「對他人親密碰觸」以及「讓他人親密地碰觸自己」這兩種心理上的期待)抱持距離。

消解矛盾的作法,就必是先將性的需求懸置起來,作為一種放置在前方的目的,唯有把「性」放在「真愛」的後方。

於是便喊:「拒絕婚前性行為」、「等待真愛才付出身體」。

這種「真愛觀」的問題何在?

3

馬上可以發現的是,「婚前性行為」這個字的使用,便有一個根本的錯誤──它唯有對於那些「還沒結婚的人」才有意義。

對於不打算結婚的人,或是沒有機會結婚的人來說,「婚前性行為」這個字的意義是闕如的。

如果將這個發現加以闡釋,各位將能看出「真愛」的第一個危險:「對性愛賦予過多的社會意含,同時,便也對親密關係賦予過多的意含」。

這是社會歧視的本源之一,而且是一種源於善意的歧視

最嚴重的歧視總是來自最神聖的善意。人們是如此地因勞工的懶惰而不給予基本同情、因為一位已婚女子的通姦而將她浸豬龍、因為國民的叛國而將它處死,不外乎都是因為這些善意開出的是對於某些人而言的「便宜條件」與「作為善人的基本條件」。

在此觀點下,同性戀的性行為將可能成了無法原諒的;年少無知的少男少女將因無法控制的性慾而被良心譴責;對於性行為有與他人不同的偏好的人、對於性的開放程度與追求不同於社會主流的人,將潛藏起來為一種默認的「性變態」。

某種特定形式的婚姻、愛情與人生,成了真愛的表象,可惜的是,它只適用於某些人。

人與人的多元價值與精神差異,原先便是這個社會應該妥善看待的問題,這樣的價值觀卻簡簡單單的以「」將它們對立起來,正常化一種、異常化另一種。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歧視的歷史中,常看到的是「病態化」。譬如說,人們以前曾經將同性戀定名為「性倒錯」或是「性向異常」或是某種精神疾病。當人們反對同性戀的行為,他們就把同性戀與「性病」和「無節制的性行為」聯繫起來(可以的話我也不想一直舉同性戀當例子,但台灣性解放的歷史實在太短了啊,就連通姦都還沒除罪化哩)。

而今天,我們知道這些都是歧視,因為現實而言,這些行為都不必然地導致這些後果。就如同婚前性行為不會必然地導致懷孕和性病擴張,不可靠的性伴侶才會。真愛立約運動也正在鼓勵這種歧視

這是第一種危險,它以「真/假」、「對/錯」、「好/壞」、「善/惡」為本質的價值二元論對性愛過度闡釋,蘊含了一種帶有歧視性的暴力

4

甚至,它的危險還不只在社會歧視上,它過度對性愛賦予意義,但又無法擔保這個社會中的戀愛模式的一致化,使得它在理念上是暴力的,在現實上卻又是軟弱無力的。

這種理念與現實的不對等,埋下了一個愛情中潛藏的危險。

無法否認的是,很少人能真的知道自己現在擁有的、當前的這個關係,是否真的是「真愛」。

如我剛才所說,愛情必須預設「性的吸引力」,這說明的是性愛並不本然地附屬於其他的關係之下,它是被規約地才附屬於真愛之下。對於一個沒有行使過性行為,因此不瞭解性與性的效果的人而言,這樣的規約經常是來自外部的

事實上,性愛的外部規約的有效性是非常值得置疑的。很多時候,反而是因為擁有這樣的外部規約,例如「不可以在公車上當癡漢」的限制,或許反而讓人更加期待能在公車上當一次癡漢。許多小說與大眾文學也都再再反應,沒有什麼比一個貞烈女子能對某些男性造成更大的征服慾。(以上資訊由朋友提供,本人並不知情(靠,越描越黑))

這種規約的效力,說明了性愛的以下特性:它不屬於那種能支配精神的概念,也不從屬於理性與道德的管轄範圍。

因此不難看出,對於運作中的心靈而言,性愛是精神中的獨立欲望,對於不少人來說,它是一種可外於愛情的追求。

甚至可以說,它預設的東西比「真愛」的概念來得更少;身體對性愛的感受能力,也比對親密關係來得更直接。甚至可以說,性愛的享用,幾乎不需要什麼條件。

但愛情,勢必得接受生命、社會與世界的考驗。

這時,真愛與性愛在力量上的不平等,便顯示了出來。

一個相信「性愛」應該要附屬於「真愛」的兩人,在他們初次感受到性愛的效果以及快感,甚至習慣於、上癮於性愛時,其實無法保證這樣的愛情不會有絲毫對「真愛」的偏離、不會遭遇到現實上無法克服的困難。

當愛情無法持續時,被不適當的「真愛」概念所污染的性愛將成為一種銘刻在身體上的、最惡質的靈性聯繫,進而造成身心的持續折磨。

去塑造一個過度美化的真愛與完美性愛的神話,有時反而讓人更容易在這種無法擔保的崎嶇愛情道路上受傷,讓人對於真愛消逝時、錯誤地付出性愛時,比本來更加無法承受。

更為健康的作法,為何不是讓人理解性愛在愛情中的效果,並且去經營一個身心整全的靈魂觀,在這種整全的健康的身心靈協調中,讓「真愛」成為人人得以把握在手的穩定健康關係呢?

事實上,人在愛情裡永遠都是需要學習的:不管是在心靈上、還是在身體與心靈的整合上。

對真愛的被動性格的蘊含,就在於過度依賴理性和關係的表象,甚至不認為身體的使用與嘗試,也是愛情經營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這是「真愛立約」的第二個危險它在理念上的力量遠沒有它在現實上的力量來得大

5

如果要避免上述兩個危險,又需要把握「真愛立約的真愛觀」,那需要什麼?最少最少,「真愛立約」需要這些條件來避免它的危險:

一、一段雙方都永恆地確信、而且能夠真的好好走下去的愛情;

二、讓這段感情中,存在著兩個都打從心裡接受這種真愛觀的人;

三、相信這種價值觀的人,都不去製造歧視性言論,亦即,不去對愛情的優劣、性行為的優劣加以評價,也不去病態化婚前性行為。

妳/你準備好了嗎?

廣告

One response to “「真愛」的條件──不是你憧憬的那樣

  1. 引用通告: 當政府成了「新警察」──精神錯亂的電信法第9條修正案 | WAYNEH AND COFF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