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科學靠譜嗎?〉的盲點

1

今天,PanSci 刊登了一篇名為〈社會科學靠譜嗎?How Reliable Are the Social Sciences?)〉的翻譯文章,我將這篇文章的主要論證重建如下:

  1. 進行政治決策必須依賴可靠的理論。
  2. 理論的可靠性的最強的支撐是預測能力
  3. 社會科學,因為存在著限制(無法操縱變因與倫理問題),其預測能力相當有限,說明了社會科學不是一個可靠的「科學」。
  4. 因為不可靠,社會科學不可作為政治決策的主要依據。

這篇文章看似挺有道理的,因為當我們回想起自然科學所取得的成就,我們會發現這是社會科學遠遠及不上的--是啊,我們如何能依靠一個不成熟、不穩定的學科來進行決策呢?

這是本文說服力的主要來源,它讓我們掉入了一個迷思,以為唯有當社會科學如自然科學擁有那樣的預測能力時,它才能夠作為政治決策的主要依據。但這一點其實是錯誤的。

作者在這裡犯的主要錯誤,在於他誤解了政治決策的性質,也在政治決策的基本思維上缺乏社會的想像力。

繼續閱讀

食品產業削價競爭如何導致食安風險?

本文為〈食安不進步,誰的責任?--論統一企業與食品安全危機〉的一個補充論證。

本文將以賽局理論的分析來說明:為何食品產業的削價競爭將導致食品不安全的風險上升?

繼續閱讀

食安不進步,誰的責任?--論統一企業與食品安全危機

1

統一總經理羅智先先生表示了一個正確的邏輯:消費者應建立「便宜沒好貨」的一分錢、一分貨觀念;如果仍停留在廠商削價競爭,消費者只想撿便宜的心態,恐怕很難進步。

這篇文章要談的,是在這樣「正確的邏輯」理頭的「錯誤的理性」。

就這種邏輯的觀點與分析,我可以一個獨立的論證加以補充。但無論如何,我無法同意羅智先先生的「食品安全的無法進步,消費者的心態必須負部分責任」的論調。

為此,我願意參加「全民合力抵制統一」的和平戰爭,也希望更多人一起加入,努力改變一點點生活習慣,讓這些自以為大到沒人敢動的大企業知道,我們並不依賴他們的存在,事實是,他們依賴我們的存在

繼續閱讀

草莓族:被冤枉的世代

1

社會矛盾的和解往往包含著歧視的解放,在這同時,那個被社會與常識所汙染的刻板印象框架,將溫柔地融化在一個新世代之中。

這篇文章想要談的「歧視與解放」,是一個困擾台灣兩代已久的問題。包含在許多人們耳熟能詳的語言與表達中,也在一個又一個分別的論述和個人的價值觀裡。這問題在社會中浸淫得是如此地深。

我說的不是別的,正是「草莓族」這個世代所命定的詛咒與痛苦。

本文要做的,是在接受「草莓現象」的普遍存在的前提下,去解放「草莓族」這個詞彙所帶有的歧視繼續閱讀

當政府成了「新警察」──精神錯亂的電信法第9條修正案

1

從便當文事件開始,政府好像以為自己終於找到一個合理的理由,可以向網路拓展勢力,侵略已經發展有年的網路空間。

我已經表達過,政府對「便當文」如此重視,乃是一種人民的悲哀,只顯示了這些對「控制」極其熱衷的人,對於言論自由中的偽造錯誤詮釋等後果的適應不良,還活在一種有規範的言論的溫室裡頭。

《智財法》的修法聽說已經失敗,因為網路自由戰勝了個人的智慧財產權。但不得不說明的是,《電信法》第九條的修法,絕對比《智財法》更加糟糕

繼續閱讀

最骯髒的法案

《會計法》九十九條之一修正案,從立法精神到立法過程,是我看過的、有記憶以來最明目張膽的、最骯髒的一條法案。

這條修正案的目的,在於某種形式的貪污罪的除罪化

民國99年年底前各級民代及村里長使用事務費、101年年底前各大專院校及研究機構使用補助研究經費,誤用不符名目收據、發票核銷經費除罪化。

這條法案在朝野意見一致的情況下,無預警地三讀通過

前天深夜,立法院發動突襲,事前外界毫無所悉。院會結束前的最後廿分鐘,無預警從第五十一案的「國際金融業務條例修正案」,直接跳到第六十二案的會計法修正案,讓在場的媒體措手不及。

為何發動夜襲?民進黨人士說「這是策略」,既然府院、朝野都有共識,以無預警方式處理,才能避免外界干擾。

這個修正案的理由和目的,據說是因為「歷史共業」:

「歷史共業解套說」:因為會計制度的缺失,使得某些人在使用金錢上(包括特別費與學術研究),發生了帳目不實的狀況;這是「會計制度」的問題,而非人的犯罪

對於這種說法,我只覺得不以為然。

繼續閱讀

「六四」關我們什麼事?

又到了六月四日,一個備受爭議的日子,一段還未過去的歷史。從胡耀邦先生逝世的那一天,學生首先抓住了這段歷史的開端。在胡先生的對人權的維護與共產黨專制政治的反差中,還不清楚這國家有多狠的人民們,揭起了「民主」的大旗。一直集結到了國家安全級的規模,一直堅持到了戒嚴令發布、軍隊出動,終於「罪」定下了,悲劇也發生了。但歷史,還在行進中。

此後,在警察、教育與行政的通力合作下,「六四」在中國成了「不能公開談」的話題。

這也是我們可以最切身地看到的,關於歷史的詮釋是如何由權力所把握起來的,和諧的社會又是如何能由話語所構成的。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