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清大是一所可恥的大學

什麼叫做可恥?

我給一個哲學論證,說明為什麼清大是一間可恥的學校。

但請各位不要太在意可恥、官僚、奴才等字的道德蘊含,本篇文章所有的用字,都是道德中性的。因此我只是好好地在說「清大為什麼可恥」而已。

註:不過,我確實是在罵人。

1

我在這邊舉出一個帶點模糊性的定義:可恥,就是做與你的身份不匹配的事,甚至,當你還用這個身份獲得了許多好處。

如果有一個商人,一天到晚說他不說謊,甚至他拿「不說謊」當成自己的商標,童叟無欺,卻在許多時候做完全相反的事:他偶爾會用這個商標去招搖撞騙,為了只是一些特殊的目的;那我們會說,這是一個可恥的商人。

如果有一個政府,它說它希望經營反核家園,甚至用反核為名集結了許多關注和技術,卻把所有的心思都拿來建立核能電廠;那我們會說,這是一個可恥的政府。

今天,如果有一間學校,一天到晚說他支持公民教育、支持全人教育、通識教育、跨領域教育。它甚至依「先成為人,再成為公民,而後成為士農工商」為理念,申請了許多經費,蓋了叫做「清華學院」的住宿學院,來發展他的新的教育理念。

他說他支持跨領域,認為自己比起隔壁的學校有人文,也認為自己是國內一流的大學。他也利用自己是一流的自由大學這件事,得到了許多社會的支持。

但是今天,當學生成為公民,在國會發表言論時,找他的老大蔣部長的碴時,他卻不分說地立刻說學生錯了,「我們清大」非常對不起:

清華大學對於本校陳姓同學昨(3)日在立法院不當行為,深感痛心外,也對教育部蔣偉寧部長及社會大眾所造成的傷害,致上最深的歉意。清華大學嚴正聲明,針對公共議題,本校不贊同學生恣意作為,曲解公開發言之行為的正當性及合理性;而對於忽視人與人之間互動應有的尊重,更不是本校教育所樂見的。

清華教育理念,注重全人教育,向來尊重師生公開言論的表述。但是,自由不是代表允許個人行為恣意妄為,尤其是被塑造為意見領袖者,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一方意見,足以影響社群間外顯行為及形象,是以,更應以成熟的思辨能力及待人接物的敦厚準則嚴格自律。

(學校很快就把這則聲明拿掉了,沒關係,我們有備份。)

學校似乎希望我們不要繼續轉貼這個聲明,但是現在主流媒體都已經把你們的聲明傳出去了,在你們正式收回這些聲明,並且做出符合理念的行為以前,我們會繼續轉貼。這是我們的媒體工具。所以,真的辦不到。)

這裡有很大的問題

2

我現在就來論證為什麼這聲明讓清大符合了可恥的定義。

(1) 清大認為「本校陳姓同學」的行為是不當行為。

引用王丹先生的話:

《聯合報》用兩版的篇幅修理學生,令人瞠目結舌。

整起事件中,學生的訴求,教育部的不當,都被放到其次;而所謂的“不禮貌”卻被無限擴大,這是典型的模糊焦點。新聞媒體在事情的重點上的選擇額,充分表現出了立場。

這是媒體病。

學生畢竟年輕,當然不可能像政客一樣圓滑老練。我們這個社會,為什麼對權力者那麼寬容,對於積極參與公共事務的青年人卻那麼苛刻?

這是社會病。

這裡的意思是說,清大今天看到了自己的學生與其他人發生衝突,在學生認為自己是正確的立場下,做出了誠實的表達,但他還是認為:錯的是自己的學生。因為他不夠成熟。

因為他對人不夠尊重、不夠成熟,學校出來道歉。

這是非常荒謬的事。

我甚至根本覺得陳為廷的態度好得很啊,應該鼓勵吧;但我就讓你這一萬步,假設他態度真的不好)

譬如,如果我今天和路人吵架,我覺得他應該讓位給老人,我說:你這個可惡的人,要讓位給老人,好手好腳的你不會站嗎?

這時候清大應該要出來道歉,因為我的言行不夠成熟,對人也不尊重。

又譬如,如果我今天看到一個商人說謊,他賣了盜版的NIKE鞋,我說:你這個神棍,太可恥了,你為什麼要騙人呢?你媽怎麼教的。

這時候清大應該也要出來道歉,因為我的言行不夠成熟,對人也不尊重。

(這樣好不:以後你們教我們什麼是禮貌,我們來教你們什麼叫是非對錯。不過,禮貌其實確實是相當重要的。)

但清大絕對不會這麼做,他從來也沒這麼做過。因此學生不尊重並不是理由,真正學校道歉的理由是什麼?我可以合理懷疑,是因為陳為廷得罪了清大的老大。

因此,這裡的「道歉」,怎麼看都是官僚主義作風。因為在清大人捅出簍子的那麼多件事情裡頭,清大都沒有道歉,這一次,只是因為學生得罪了他的頂頭上司,他便「立刻道歉」。

不叫作全人,這叫作奴才

(2) 為什麼學生不能對教育部長問問題?

立法委員可以質詢教育部長,而立法委員認為陳為廷更能表達他想要表達的意思,因此以陳為廷的嘴巴,讓他來說。這一點完全是沒有問題的。也就是說,只要我們能合法進入國會,有國會議員引進,當他要求我提出質疑,我能發表我的質疑。雖然此時,行政官員並沒有回答的義務。

因此,學校在得知這件事情發生以後,特別是聯合報都已經把詮釋放在頭條了,你的第一件事情,應該是要瞭解狀況、做出評估,再來發表聲明。

在跨領域這一點上,他沒有他自己講的那麼重視,也沒有重視專家的意見。清大應該關心陳為廷(這就是你要來關心的時候了)、詢問學校裡頭的法律、社會專家,再來給出一個道歉或是肯定。聯合報用頭版罵你的學生,總不能當作沒看到吧?

但他沒有。因為他要趕快道歉。

他像是根本沒想過要支持自己教出來的學生,當學生被媒體、政府和(只看主流媒體的)家長夾擊的時候,他很快就選擇要站在「安全」的那一邊。

討好了誰?賣了誰?保護了誰?這樣還不叫官僚,那你告訴我什麼叫官僚?

(3)

以上兩點,我們可以發現,清大這所學校利用了他的身份得到了許多好處和社會的認同,但是他卻做了不合乎自己身份的事。

通過還算嚴格的概念檢證,說明了清大是一所可恥的學校。

(4)

最後,上一篇有人問我什麼叫媒體權力。這就叫媒體權力:

https://fbcdn-sphotos-g-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s480x480/484225_10151091072996887_262582878_n.jpg

媒體權力的展現

甚至我有時候很尊敬的作家張大春先生也被媒體誤導,不要再跟我說批判思考、公民素養、網路多元化(大春先生自己有部落格、也上臉書)能對抗媒體壟斷媒體就是製造事實的人,我已說得十分清楚。

本篇文章禁止迴響,這也是媒體權力。

廣告

One response to “為什麼清大是一所可恥的大學

  1. 引用通告: 從「陳為廷道歉」「清大公開信」談一場政治遊戲 | WAYNEH AND COFF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