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本部落格的朋友,請移駕至 wayneh.tw

訂閱本部落格的朋友,請移駕至 wayneh.tw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

權利衝突的誤解--批判漢寶德的大埔觀點

在大埔案中,詮釋的主要概念因此並非是漢寶德先生主張的「公共利益的優先性」,而是、始終也都是「必要性」

這並非是一個唱高調的學術的要求,而是憲政國家對於一個政府作為的一個最起碼的監督。

[閱讀更多]

懲處不能解決真正的問題--論國軍制度危機

關於洪弟兄枉死的悲劇,聽聞的時候只覺得悲哀與憤怒。但當事實既成,如今便只能去想「如何面對」的事。當然我們無法為家屬分擔情感上的痛心,不過,我們可以去想究竟這個社會應該如何面對這個悲劇。

[閱讀更多]

搬家通知

即日起本部落格將停止更新,所有內容將逐漸轉移到:http://wayneh.info/

所有內容取向主要精神將不會改變,但將來或許會加入 Google Ad 來進行獲利(但放心,不會花到你的錢)。

感謝大家這段日子的支持,也請大家繼續支持新的 Wayneh And Coffee

蔡正元如何混淆都更議題?

大埔案的關鍵時刻,卻在蔡正元先生的臉書上看到了這樣的塗鴉

正義的口號
可以當作貪婪的面具!

台北市南港修德國宅
的釘子戶
是台灣理盲又濫情的
都更第一案

南港修德國宅
原有266戶
94年決定重建
95年開始拆除
但有3戶拒絕配合

開始了以「居住正義」為幌子
的拒絕拆屋抗爭行動
踫上軟弱的馬英九市長
迫使其他263戶流落各地租屋

抗爭理由耳熟能詳:
圖利建商
毀損家園
政府勾結財團
都更慘案
強拆民宅

理由千遍一律
族繁不及備載

直到98年強力拆除
才得以動土
101年終於都更重建完成
現在叫「納美社區」

長達七年的痛苦路程
多位流落在外的租屋長者
已經過世
不及入住新屋

原先激烈抗爭的3戶
也以每坪50萬元以上高價售出
不再居住原址
居住正義的口號變得格外諷刺

當年站在抗爭者的立場
大幅煽情報導
的電子和平面媒體
依然戴著一付正義的面具
在批判政府強拆民宅

原來正義
可以這麼廉價
可以這麼理盲
更可以掩護貪婪和自私

正義的面具真好用!

這篇沒水準到令人哭笑不得的評論,居然還獲得了2000個讚,這也算是奇蹟了。

也罷,民眾或許因為某些不得已的理由或是出於尊敬的同情或是被藍與綠的灑狗血鬥爭混淆了視聽,以致無法正確解析政治人物的話語背後的混淆與錯謬。我便試著去舉出這篇文章的問題。

還有,我才不管這篇文章是蔡先生的助理寫的還是蔡先生親自操刀,那是你家的事。

各位民眾,也請捏緊你的選票,來看看一個政治人物的話語可以操弄民眾到什麼程度。
繼續閱讀

被遺忘的公共性:「郝柏村沒有錯亂」一文的盲點

1

最近讀到一篇文章,名為〈郝柏村沒有時空錯亂,錯亂的是你自己〉。

評論的對象是關於台灣民主基金會在六月底舉辦的講座的其中一場,由郝柏村先生主講的「民主制度的守護者」,在講座中發生的一個事件:

在講座中,幾位台大學生站起來舉起牌子,大喊:「鎮壓有餘,民主無功。」然後,講座主辦方請校警將這些學生驅逐出場。

這篇文章的主旨可以整理如下:

  1. 這是一場私人活動
  2. 在一場私人活動中,主辦方有權利(在充分告知的前提下)決定活動的形式以及所要達到的效果。
  3. 在時代背景下加以理解與同理,郝柏村先生並不是一個應該被如此抗議的對象。
  4. 抗議的學生像是無法認識到這一點,反而只有「時空錯亂」的行為或「不恰當的恨意」。

我認為這篇文章反映了許多人的看法,這些人依照上述理由認為:郝柏村在歷史中是可同理的,而學生的反對是不恰當的

這篇文章的的論點,我完全無法同意。

繼續閱讀

斯諾登7月1日的聲明全文

偉恩翻譯自英國衛報

揭露真實使我的自由和安全受到威脅,當這事變得明朗以後,我在上週離開了香港。我的自由持續著,歸功於我的新、舊朋友、家人,以及我從未見過也可能永遠不會遇到的其他人。我以我的生命信賴他們,他們以對我的信任返過來信賴我,對此我將永遠感激。

美國總統奧巴馬,上週四在世人面前宣布:他不會允許對我的情況「耍」任何外交手段。然而,現在卻有報導指出,在如此承諾之後,他對他的副總統下令,對我向其要求申請庇護的國家領導人施壓。

來自一個世界領導人的這種詭計並非正義,也非流亡的法外處罰。這是老舊的、惡劣的政治侵犯。他們的目的是威嚇--不是我,而是那些在我後頭的人。

幾十年來,美國一直是人權尋求庇護的最強後盾之一。可悲的是,這種由美國在「《世界人權宣言》第14條」所條列與表決的權利,現在正在由我國的當前政府所拒絕。奧巴馬政府現在採取的策略,是將公民身分作為武器來使用。雖然我並未被定罪,卻將我的護照單方面撤銷,讓我成為一個無國籍人士。沒有任何司法判令,政府卻試圖阻止我行使一項基本權利。一項屬於每一個人的權利。尋求庇護的權利。

奧巴馬政府最終並不怕像我一樣的告密者,如布拉德利·曼寧或是托馬斯·德雷克。我們是無國籍的、被監禁的、或無權力的。不,奧巴馬政府怕的是你。它怕--也該怕--知情的、憤怒的公眾向它要求它所承諾的憲政。

我依舊屹立於我的信念,並感念這麼多人所做的努力。

愛德華·約瑟夫·斯諾登

2013年7月1日(星期一)